当前位置: 主页 > C生活港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作者: 分类: C生活港 发布于:2020-07-11 浏览(359)


透过作品,可以直接辨认出创作者,称作风格。风格相较客观,可能是创作者想要表现出的样子,也可能是本身的投射。不过,有些作品是直率地表现创作者性格、从作品能够直接感受创作者的精神,小野哲平就是这样的艺术家。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在日本的教育体制之下,自由是触及不到的遥远:高中读于升学学校,完成学业后进入一流公司就业,彷彿已经是一贯的人生模式。可是小野先生却十分肯定,这不是他想要的人生。想要脱离束缚、拥抱自由的生活,大概就要走艺术这条路,小野先生在高中二年级的那一年,决定要做陶。

父亲是知名艺术家小野节郎,生活中充满各式各样艺术收藏,让小野先生从小就接触陶:「对我来说,陶是土、火的结合,非常原始。与塑胶、金属等材质相比,充满有机质感。」弯下腰,土壤在垂手之处。由土壤做成的陶,当我们触碰陶,就是触碰了土,也就触碰了大地。陶,是一种媒介。连结我们和世界的媒介。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小野先生出身在爱媛县松山,他笑说那里算是乡下地方的都市,而乡下孩子抱持着些微卑劣感,嚮往大都市的心情也曾有过:「高中毕业后一心拼命想到东京念艺术大学。不过,在入学考跌了跤,进入东京的艺大专攻补习班唸了两年书,结果还是没有考上(笑)。」

20岁时前往日本知名备前烧的故乡备前市学习,之后到沖绳知花待了两年,再前往常滑拜师陶艺家鲤江良二,回忆起学习的时光,小野先生说:「当初在做鲤江先生学徒的时候,老师非常重视面对面讨论的时间,不断地被提问:存在是什幺?你的作品到底要表现什幺?」而他从中不停地去思考创作的意义。与其说是与老师面对面,不如说是面对自己—关于作品、人生方向,都渐渐在过程中变得清晰。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1984年,小野先生开始带着家人到亚洲去冒险,足迹遍布泰国、寮国、印度、尼泊尔、印尼、马来西亚。不以观光客身份,没有特定观光,而是去跟那边生活的人相遇。与当地人一起生活,逛当地市场,接近当地充满活力的人,就如同一般日子的延长,区域换了,心境却不换。1988年移居高知以前,这15年间,小野先生并曾于泰国Silpakorn University、马来西亚马拉工艺大学(Universiti Teknologi MARA)、泰国呵叨府(Khorat)丹奎安(Dan Kwian)村落创作、展览,这些跨国创作的经验都带给小野先生满满的能量。

谈到为何不是选择欧美,而是亚洲其他国家?他表示:「其实日本跟欧美国家在价值观上是相对接近的。反而是反而是东南亚的国家与日本差异极大,像是印度,每天都能遇到从未体验的事。」

历经了15年间断断续续的旅居生涯, 1988年,小野一家终于在高知落地生根。说起与高知的缘分,原来是从一次的个展开始。18年前,小野先生在爱知县常滑学陶的时候,受邀在高知Sumi(原名:花と器Sumi,为一展示花艺与陶艺的店家)举办个展,初次踏上高知。「高知人很有趣也很直接,个性很大喇喇,也很有自己的个性,人跟人之间联繫力很强,有南方岛国热情的特质!」小野先生深深被到高知人所吸引。就算这里完全不是陶的产地,没有任何材料资源,却毅然决定移居此地。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被一望无际的绿色田地包围,半山腰上的房舍,在傍晚飘出阵阵烧柴的烟,听起来诗情画意,小野一家却是犹如倒吃甘蔗般,苦尽甘来。

以柴烧窑、瓦斯窑创作出两类风格截然不同的作品,依照想要表现出的面貌而选择烧製方式,是小野先生的坚持;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柴烧窑,是小野先生的想望。在高知,他完成了这个梦。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房舍旁搭建的柴烧窑,总共费时三年才完成。

如前所述,高知不是陶土、木材的产地,陶土要从外地运来,木材必须购入原木(松木)再以劳力方式自己劈成适当大小,始能用以烧窑,费时耗力不在话下。

起初小野先生是没有弟子的,而小野先生的儿子小野象平大概10岁就开始从旁协助父亲,担任不可或缺的助手。2001年完成的柴烧窑,16年间不断地调整窑的形状、大小。「每次烧陶,烧完之后会发现需要调整之处,再加以改变。现在的窑,是由专门在盖柴烧窑的朋友协助设计,历经51次的修改才完成的。

小野先生平均一年开窑4次,远远高于一般柴烧烧窑的次数。「因为柴烧很辛苦,所以其实很少人一年烧四次!辛苦的代价就是随着烧次数增加,我们也渐渐掌握到节奏,对于温度上升、下降等控制,越来越有心得。」像採访当时高知正值颱风过境,不停的下雨,窑内温度上昇的很慢,要如何成功地维持窑内温度,都是小野先生经过多年累积习得的可贵经验。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助手们拿起劈好的柴薪

所谓的柴烧窑,就是以薪柴作为燃料,以火烧柴,透过冉冉上昇的温度,将陶艺素胚染上柔和的表情。瓦斯窑、电子窑都能够设定温度,温度加热时间短,操作相较方便,也因为体积小,适合居住在都市、或是小型工作室。不过,柴烧虽然需要繁琐的事前作业、需要大家同心协力,却也只有它能够让器皿在逐渐上昇的温度里,不断不断的变化,让土与釉料经过长时间的结合,最终幻化出独一无二的表情。这也是小野先生希望传承下去的柴烧之美。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我们来访的时间,特地选在小野先生烧窑时。毕竟一年只有四次烧窑机会,能够亲眼见证火的力量,大家心里都雀跃不已。第一次看柴烧窑的体验,是在高知,而且是在小野先生的家!纵使颱风过境吹来轰隆隆的风,还是一度觉得美好的太不真实。

待抵达时,已经是烧窑的第三天了。小野先生表示应该到晚间七点左右就可以完成,而这几个小时都要继续补柴。第一次烧窑,大概有500~600件作品一起入窑。柴烧窑主要放入柴薪的入口有三个:正面一个、侧面左右各一个,会依序加入柴薪。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助手从正面窑口放入薪柴,小野先生认真端详火势。

窑内温度不能超过1200度,却又得十分接近,若是以瓦斯窑、电窑来设定温度容易许多。以火燃柴,却要一直维持在1180度。中间的苦劳可想而知。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从侧面窑口放入柴薪,右侧与左侧需要同时一起放入。因此会听到彼此一起喊:1、2、3的声音,两侧速度要儘量保持一致,只要有一边太快,火就会从另一边冒出,造成危险。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放入柴薪后,火势会变大,窑上方的小孔会窜出火焰。若火焰逐渐变小,就是该加柴了。

巨大的窑矗立在面前,熊熊的火光冒出,彷彿神祉展现着力量。漫漫烧窑的时间里,大家只能静静守候,一步也不能离开。工作时大家通常会轮流休息,等到小野先生喊加柴再继续工序。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早川小姐的助理端茶给大家享用。使用的是小野先生製作的器皿。

如何得知作品是否烧製完成?温度即是判断基準。另外,小野先生还使用测试环来判断。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以测试环来观察窑内温度,记载着不同时间,用以观察温度变化。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当日稍晚,当天色已暗,小野先生準备拿出最后一个测试环。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靠近窑口的温度高到无法想像,我们在旁等候,热气瞬间遍布全身。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成功取出!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刚从窑中拿出的测试环,红通通的令人忍不住觉得又美又害怕。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大家围绕在测试环旁,等待小野先生判断是否成功。

小野先生透过判断测试环,决定一个小时后就要关火,不再加柴。接下来,就是把窑口都封死,让作品在窑里闷烧。大概经过三天,慢慢降温,也要注意不能让冷空气进入窑里,因此封窑洞的动作非常重要。封窑的土要必须选择适合的土,太乾的土遇热会收缩,若太严重会导致空隙产生,无法完全封窑。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开始封窑,以砖头一个一个慢慢的将窑口填补起来。有些砖头间会有缝隙,所以要写上号码,儘可能砖头密合的排在一起,仔细程度,令人钦佩。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早川小姐协助正面窑口封窑作业。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排满砖头后,再以湿土补满空隙。直到完全密封的程度才算告一段落。
打破所有界限,以陶艺行走自由之路­: 艺术家小野哲平
大家齐心协力,终于将窑封好。

现在,小野先生的作品正在窑里,慢慢,慢慢的变化着。等待三天之后打开窑口,才能看见他们完成后的模样。(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