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C生活港 >巨星的退役形式 >

巨星的退役形式

作者: 分类: C生活港 发布于:2020-07-08 浏览(451)


“在篮球领域我已拥有一切” ——Jordan

这句台词来自Jordan第一次退役。

虽然Jordan的这次退役,充斥着各种“阴谋论”:比如有人说,Stern是因为Jordan沉迷赌博,甚至两次捲入刑事案件,故意要Jordan退役避风头;还有种说法,Jordan的老父亲被杀,而两名年轻的凶手竟然是公牛队死忠,让Jordan伤透了心。但就我个人,宁愿相信Jordan在新闻记者会上所说的这句话。

他已经感觉不到挑战了。

无尽的胜利,独在巅峰的孤独,真的会让一个人心生厌倦。

而退役后的某一天,Jordan听到儿子争论要当“鲨鱼”还是“一分钱”,却无视自己, 被彻底激发,也似乎印证了Jordan的心态。

Jordan是Kobe永远的偶像和标杆。对Kobe来说,他也得到了他想得到的。总冠军、得分王、第一人、球迷的爱与恨。

还有什幺值得留恋的呢!

“我家的狗都能防住Marvin Webster。”——Chamberlain

Webster是曾效力于丹佛金块和纽约尼克的中锋。Chamberlain的话,可以看做他对后来人的轻视和不屑,但你未尝不能理解为“我真的要沦落到和这样的家伙一样的地步嘛?”

其实,Chamberlain退役后,身体仍然保持的很好。不断的和女人厮混,每天健身,举起465磅的槓铃(211公斤!有据可查,O’Neal的卧推成绩也只有202公斤),60岁还能跑全程马拉松。

所以,老张退役多年后,仍有追求者。据说有9支球队在Chamberlain年过50岁之后仍然不断地向他发出邀请,请他复出打球。别以为球队只是想搞噱头,靠Chamberlain的名号和“50岁打NBA”来卖球票。至少纽泽西网队不是。Chamberlain 53岁时,他们提出过让他每场打15到20分钟。这几乎是一个轮换队员的时间了。可是对于一个曾经一赛季只缺席过8分钟的Chamberlain来说,只打这幺点时间还不如不打。

1991年一次採访中,Chamberlain表示,“我个人觉得我还可以做到,但我没有了这个愿望,那个时候,我感觉已经足够了。”

虽然我们想看到Kobe一直打下去,但是你真的想看到一个无球走位的Kobe?一个第二节上场,带着替补阵容,指挥跑位并传导球的Kobe?

“我退役了。”——“大鲨鱼”O’Neal

大鲨鱼应该有个怎样风光、疯狂、离奇的退役?很多人都有猜想。

比赛打到一半,在一记重扣之后,哈哈大笑,脱下球衣,事了拂尘去?

还是在电视上跟Barkley打赌,你说我还要打一年?你错了,我现在就收拾东西回家。

甚至是,找块海滩,一头栽下去,全国直播“大鲨鱼”游归大海?

大鲨鱼再次让人大跌眼镜。

O’Neal只是公布了退役的决定。“我退役了”,然后po了一段影片,O’Neal对着镜头说道:“我们做到了,19年的支持,谢谢你们,这是我为什幺先告诉你们我将要退役,爱你们,再见。”

就这幺简单。一点都不像爱玩爱闹的大鲨鱼。好吧,也许他是为了争夺“第一个通过网路宣布退役的NBA球员”这个殊荣。

不过,深爱之后的告别,往往让人无话可说。鲨鱼接受了TNT的合约,跟Barkley们唠嗑,靠McGee卖萌来发挥毒舌。但他承认,他仍然怀念着赛场。“我应该再打一年,在总得分上超过Chamberlain,这样,世界上就只有一个统治力的大个子了。”

我总觉得,这应该是Kobe的结局。他从来都是用行动说话,将不捨和壮志未酬放在心里,孤独的,挥挥手,转身离开。

响起那首《一生所爱》:“苦海,翻起爱恨。在世间 难逃避命运……”

“哦,船长,我的船长”——《死亡诗社》

题外话,经过本人百度,这句诗出自惠特曼的《草叶集》。但我是在一部相当文艺的老片子《死亡诗社》里听到的。

一个充满自由、浪漫和叛逆思想的老师,给死气沉沉的故旧学校注入清新空气,将自由的种子播撒在学生中。最后,他被卫道士形象的学校开除,他的学生们站到课桌上,用“船长,我的船长”向这位心灵导师告别。

建议大家看看这部电影。少数能打动我这个感情迟钝之人的文艺片。罗宾·威廉姆斯主演。

“海军上将”无疑是最好导师,兄弟。

虽然Duncan一辈子都没有拿过71分,但罗宾逊却坚称Duncan才是那个“chosen one”。虽然Duncan一到球队,就抢走了罗宾逊的所有荣光,但罗宾逊却从来没有嫉妒过。他只是默默的为Duncan背下防守、篮板,和大鲨鱼肉搏。当Duncan有意东游避开O’Neal,罗宾逊中止度假赶回圣安东尼奥,打动了Duncan。“大家曾试过全心全意为一个人祈祷吗?我为Duncan做过。”

虽然这样“不争”的性格让人觉得他是软蛋,也阻碍了他更进一步。但是,有这样的导师、兄弟、后盾,Duncan何其幸也,马刺何其幸也。

Garnett也只能摸着Towns的头,教这个温文尔雅的孩子怎幺怒吼。

连Kobe也说:“我不会再接管比赛。这很难,但是Russell们挑起担子的时候了。”

“我想当好人”——《无间道》

毫无疑问,Magic Johnson的退役,绝对算得上是NBA历史上最成功的公关案例。

所有人都在震惊和惋惜,并在日后默认了Magic扛起“抗爱滋斗士”的大旗,佩服他的坚强和勇敢。甚至连他退役的演讲,也被认为是NBA史上最感动人的前五。

如果换成“抗癌斗士”,我毫无疑问也会是拜倒在他身前的其中之一。可那毕竟是爱滋。居然没有人问一问,丫是怎幺得的病?

直到多年之后,才有人挖出,Magic其实也是花花公子,没準他不染病退役,张大帅“两万”的称号,会被Magic“两万+N”给盖过。

诚然,Magic“集邮”从来不会来硬的,不少妹子还是送上门来。但滥交,好色,爱滋,毕竟不是什幺光彩的事情。不是否定他赛场上的伟大,人格的魅力以及染病后的坚强,但球迷就是这幺感性,一代天王退役,情怀淹没了理性。

正如,只有在意识到,Kobe打一场少一场的时候,大家伙儿才会忘记铛铛的打铁声,愤愤然管理层不力,今夏这幺多大鱼,居然一个得力的帮手都没有钓上来,还错过了未来的四大中锋——Okafor!

一旦归去,功名骂名皆尘土,唯留丹心照汗青。

“当他们垄断一切的时候,我没有沉默不语。因为我怕最后,没有人为我说话”——莫逍遥

好吧,我承认这句话是我编的。原话是Martin Niemoeller刻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纪念碑上的诗:“当纳粹来抓共产党的时候,我沉默不语,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员……当他们来抓犹太人的时候,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来抓我的时候,已经没有人能替我说话了。”

1970年,Oscar Robertson作为当年的球员工会主席,对NBA关于选秀和某些限制球员自主意愿的条款提出了诉讼,他认为这是某种意义上的垄断。最后这桩官司在1976年得到了解决,新的规则,球员在合约到期后可以成为自由身,补充了原球队拥有优先续约权的条款,而选秀制度则依旧被延续了下来。但是球员们也得到了自主选择老闆和球队的权利。此外,自由球员转会,转入的球队不再需要支付赔偿费用。后果?自由球员身价水涨船高,老闆们不得不为球星们付出更多的工资。

没有证据表明,Oscar Robertson是因为这次诉讼,受NBA迫害而退役的。因为他直到1974年才退休。那时候他的得分和助攻都已经是生涯最低。

但这件事,还是应该被铭记的。尤其是那些年轻的千万富翁们。没有大O,在1964年以罢赛要挟联盟,没有1976年Paulo Silas号召球员上街游行,就没有你们今日的高工资。

还有一位,和Kobe同为96黄金一代,同样万众瞩目,尤其在亚洲拥有超高人气的球员。Iverson。

《运动画报》的资深记者曾披露说,Iverson最后的日子里,曾经找了许多球队,甚至表示打替补也可以,只要能够打球。然而,结果你也看到了。

到了最后,Iverson打球,还是为了享受篮球吗?或是为了挑战不可能?

当然不是。他只是为了赚钱。

这就是Iverson。他引领了潮流,改变了NBA,却最终被NBA抛弃。

躺在病床上的Odom、挺着啤酒肚的Vin Baker ,到处是儿子的Shawn Kemp,变卖总冠军戒指的Antoine Walker,都是NBA的弃儿。他们辉煌过、堕落过。最后,只手把自己埋葬在时间的沙漏里。只能叫人唏嘘不已。

前面的巨星终究要以各种方式走向退役的路,他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你能决定的,不过是如何谢幕。说到这里,Kobe,你该如何决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