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C生活港 >工地的拜拜:我终于领悟这些长者的动作,是在表达他们的祝福 >

工地的拜拜:我终于领悟这些长者的动作,是在表达他们的祝福

作者: 分类: C生活港 发布于:2020-07-08 浏览(221)


工地现场往往很重视拜拜,以往在营造厂时,甚至工地有一笔零用金是专门用来拜拜之用。由于我是信耶稣的,这种事情大多数时候与我无缘,顶多就是发钱给其他人去买去拜,基督徒我自为之。拜拜过后的供品往往成为工务所公发的福利,供我们谈话闲聊时坐下来享用。有些时候,例如普渡或是开工及三节时刻,工地现场会加码添购更多供品,满铺整个拜拜的桌面。这些供品在普渡时达到高峰,那时候甚至会拿来分给各个工地主任和工程师带回家。

由于个人信仰因素,我往往将这些供品转给工地粗工或是警卫。有一阵子则是全部拿去给外劳。于是在中午就会看到三三两两的泰劳坐在路边吃着八宝粥和饼乾,用带有口音的笑容对我说谢谢(穴穴),有一阵子我还颇以为乐。

施工环境的原因,几乎稍微大一点的施工现场都抱持着宁可信其有的心态去东拜西拜,工务所拜完大包商拜,有的是一起拜,有的是各自拜,例如中元普渡大多是一起拜,可以一整个下午都在现场烧金纸,有些工地建案业主营造包商再加码之下,甚至会出动「专业的」摺金纸阿姨一起来烧。拜完后当天那些牲品给了警卫或是较为穷的杂工带走,作为晚餐的加菜。

初一十五的拜拜不在话下,有时候工地门口有死了猫狗,有些年长的工人动了慈心,麻布一盖,两叠银纸一个铁盆,也就在大门口拜了起来然后看附近是否有山坡草地,锄头耙个洞后,再继续拜上一拜。回工地同时告诫后辈一些十八王公等等的故事,接着签乐透。当年度任何一张超过1,000元的乐透彩都可以成为狗猫的报恩。

另有时候在踩鹰架或是马椅时跌倒,或是施工鹰架倒下,发生时就要拜,若是连续发生,更是要拜。如果情形严重或是伤者众多,甚至各领班师傅可能会来工务所表示想商请庙公道士前来看一下究竟是何状况。这种情形令人烦忧,毕竟以一个现场管理者的身分来看,这能安定师傅们的工作情绪,但又担心这些庙公道士来的时候工地若是出来了个劳检,那可就麻烦交代。

所幸我基督徒,凡遇到这种事情总能装傻带过,师傅们一听到「拜耶稣」就会自动跳过,从此不在商议此事的对象之中。有些师傅则会前来亏「稣哇呷,稣哇用,稣哇借钱拢免还」(给我吃,给我用,给我借钱都不用还)笑闹一番也就过了。

唯一令人感到哭笑不得的,有几个。例如一个自称半仙的师傅,往往不请而来。有时手上拿着我的名字生日前来「开释」一番,表示我的名字如何如何,应该改为如何如何,这样一来绝对不会在我的工地施工範围内出劳安意外,不用看书也能去考技师。坐在门口就会有年轻貌美的女孩前来,老闆一定会看了我喜欢帮我连跳三级大幅加薪。这些紫微斗数、七政四余、生肖命相、命理批挂的半仙师傅们通常口齿伶俐,头脑甚好,一头栽进了奥秘难测的神祕学中。

于是属牛的来工地最好,肯做有力又吃苦。命中又带什幺文曲以后一定会是妹仔亏,这种我无从反驳,只能傻傻地坐下看着一堆师傅们围来取笑。接着半仙又会说起别人。只是我逐渐发现,在他口中所有人都有万丈前途,只是时运不济云云。光是如此就让这个瘦弱的半仙享有超高人气待遇,水电油漆师傅看到他都非常具有礼貌性的避让,也往往有工人遇上家中难题,他能用无法求证的方式安抚化解。

另一种则是虔信进香。一对夫妇在工地和我认识后,前几年是固定简讯贺岁。等现在智慧型手机普及后,几乎每周长辈图连发。三不五时大节日,也会收到来电贺喜。还附上几张照的颇不清晰,却又看得清楚是我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的照片。表示他替我上了文昌庙的香,又或是去了月老庙帮我求得籤诗。绕境祈福时,他也绑着一串家人朋友的名条前去过火。还会特别把我的名字拍给我看。

我要到了很久以后才能完全领悟,这些年长者的动作其实是表达他们的祝福和关心。工地现场的人们难以和我有非常非常深切的交集,有时师傅们表示认同和喜好的方式是带上饮料吃食。但有些过大的餽赠也不被允许,这时候最好的方式则是给予的祝福。虽然看来像是逼人考证升官结婚。但那其实是本能式的,在无法触及他人想法时的第一时间祝福。

毕竟我们每个人都只能在自己所能理解的世界里,用自己的方式呈现。像半仙这样的师傅,往往是长期被人拿着学识证照或资格在专业领域上拿来权威一番。有时候这些专家学者在施工,缺乏耐心或是无法清楚解释。那就成了卖弄权威的「读册A」(读书人),只要求照做就好。师傅们长期忍受这样的漠视,转而换用另一种无从查证,却又带有社会长期支持的信仰来包装他们的观察。

而那虔信的夫妇两人,则因为自身口拙笨舌,却又无比善良慈悲。他们用极为朴实的方式,深切爱着身边的人后,选择用这样的方式表示他们的关心。那长达七天的遶境行程多少带上了坚定无比的意志支撑。那一张光明灯的收据则是他们劳动后所愿意投入的祝福。这种愿为他人付出并且结合祝福的信念,令我无言可对。

我还是常常收到籤诗,半仙从破窑赋上抄下来的金句,绕境时的名条,光明灯的收据。只是相比之下,我架上那些书和证照对人的说服力,一点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