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C生活港 >工友43岁外貌像60岁‧怪病蚕食‧双脚长脓疮 >

工友43岁外貌像60岁‧怪病蚕食‧双脚长脓疮

作者: 分类: C生活港 发布于:2020-07-08 浏览(486)


工友43岁外貌像60岁‧怪病蚕食‧双脚长脓疮(吉隆坡24日讯)一名建筑工友申诉遭一种连医生也束手无策的不知名怪病侵袭,病魔把他原本健全的双脚蚕食至不成形,皮肤不只龟裂如蛇皮,还布满深可见骨的脓疮,使他无法站立,亦无法自理生活,工作更因此丢失。最要命的是,这些伤口几乎24小时都隐隐作痛,而每天数次的大痛,折腾得令他宁可死掉。这名工友罗耀鸿虽然仅43岁,可是不知名病魔蚕食,导致他的皮肤严重老化,外貌宛如六旬老头,脖子、耳朵及两肩的皮肤也严重下垂,布满皱纹。抽血30次验不出病因罗耀鸿居住在增江南区组屋区,週五在马青甲洞先锋队大队长陈国勇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时指出,他是在数年前开始遭不知名的疾病侵击,“开始时,我的耳朵肿胀,接着鼻子和脸都肿胀起来。"“一年前,我的病情开始恶化,双脚肿胀如象脚,开始长脓疮。这些脓疮会流出脓汁,挤破之后,脓汁流经的皮肤就会被感染而破损。"他说,由于情况严重,他在一年前开始到中央医院接受检验及治疗,可是,经过三十多次的抽血检验,医生也摘取皮肤表层、切除皮肤进行化验,可是都找不出病因。长期剧痛失求生意志“我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后出院,医生给了我一大包药。我每天吃两次药,每次都吞20粒药丸,可是病情没有好转。"他称,过去一年多,他的病情在吃药初期确有好转。“当时双脚的皮肤不再龟裂,肿胀和疼痛都减少。"可是,好景不长,数个月后,罗耀鸿的病情开始恶化。“我的双脚的肌肤一时膨胀如汽球,一时又收缩至皮包骨,而在膨胀和收缩间,那种痛苦撕心裂肺,痛不欲生。"他说,病魔折腾至他无法工作,也没有办法睡好觉,甚至让他丧失求生的意志。衣物碰皮肤会痛在家赤裸由于衣物会沾贴到皮肤,加剧痛楚,罗耀鸿在家里除了贴身衣物,都是赤裸着身体。他说,双脚布满脓疮,穿裤子就会沾贴着,稍微移动,裤子碰触到皮肤,就会非常疼痛。“因此,为了方便和减少痛苦,过去一整年,我在家都不穿衣服。穿衣对平常人而言可能是一件很轻鬆的事,但对我来说,却是很痛苦的事,穿衣难,脱衣更难。"双脚肿胀不能站不能走罗耀鸿说,自一年多前,他双脚肿胀至穿不下鞋子后,就无法继续工作。他每天大部份的时间只能弓着双脚躺在懒人椅上,因为这个姿势对他而言是最舒服,痛楚也是最轻。他披露,未发病前他是一名建筑工友,发病后,病情好转时,他会开麵包车及做散工,但一年多前开始,他已经丧失工作能力。他说,病魔把他的双脚蚕食得根本无立站立。“我双脚的皮肤好像被拉扯、收缩在一起。伸直脚,对我而言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他称,过去整年,他几乎无法自行站立,要人扶持才可以勉强站立,也完全无法移动脚步。“我每移动一下,就痛得要死,痛到好像皮肤被撕裂的感觉。痛到以为脚要炸开了罗耀鸿说,病魔折腾得令他萌生“一死了之"的念头。而在历时一个小时的访问中,记者亲睹他的痛苦。开始时,他还神情自若地畅谈他的病情,过后却开始脸露痛苦的神情,后来整个脸庞痛得扭曲起来,紧握双拳,看得出他是在强忍痛苦。后来,他因为痛苦难受,失声嘶喊,还两度痛得飙泪。分不清骨痛皮肤痛他说,过去整年的折腾,他已分不清疼痛源自哪儿。“我只知道那种痛可以去到五脏俱裂的地步。我不知道是骨痛,还是皮肤痛,我已经没有办法分得清了。"他强调,那种痛是难以形容的,它好像有一股很大的张力,一下子把皮肤拉伸到要撕裂似,一下子又收缩至挤压成一团,然后又好像一把刀四处乱窜,到处乱砍。罗耀鸿声称,由于实在是太痛苦,他平时大部份时间都是躺在睡房的床褥上昏睡,“有时痛到我以为我的脚要被炸开了……躺在床褥上,至少在痛得要命时,可以昏死过去,减少痛苦。"他说,有时真的痛到难以忍受时,他会失控的喊叫出来。“我真的没有办法,不喊叫出来,我会痛死。喊叫出来,至少感觉上好过一些。"日服40药丸病情没好转罗耀鸿声称,他乖乖到医院复诊,也听从医生指示,一天狂吞40粒药丸,病情没有好转,反而越行恶化,因此对医生的“功力"产生疑问。他说,在过去一年来,他一直都遵循医院的指示,準时到医院复诊及服药。“可是,到今天医生仍没有办法告诉我病因。他们甚至连我患上甚幺病都说不出来。"“医生只是说这是一个稀有的病情,然后就给我一大堆的药。我不知道这些药的功效,或主要治疗甚幺,当中据知还有给麻疯病人服用的药。"他称,开始时很相信医生,所以一直都遵循医生的指示,多困难都準时回去复诊,也准时吃药。“可是,一年多了,我的病没有好转,反而恶化。"他说,他的病情可能确是难医,但他希望医生不要把他当白老鼠,胡乱的配一大堆不知名的药物给他。他也怀疑病情的恶化,是否因服用过多药物所导致。罗耀鸿说,患病初期,他的健康还是良好的,医院的体检也显示,除了不知名病魔侵袭他双脚及皮肤严重老化,他的器官都很健康。“我没有糖尿病,没有高血压,体检显示一切良好。可是一年过去了,我的消化系统出现问题,身体其他部份也出毛病,到底哪儿出问题?是病魔造成,还是药物的副作用?"罗耀鸿目前已不太能排便和排尿,而且肚子也疑消化不良而逐渐肿胀。“我的生殖器也莫名其妙的肿胀。"治不好为由中医师弃医在求医过程中,罗耀鸿也遇过不负责任的中医师。他说,中医师曾保证可以治好他的病,可是对方来看过几次病,收了几千令吉的医药费后,就以医不好的理由弃医,令他平白蒙受痛苦。罗耀鸿说,每一次的治疗对他而言都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我到医院,必须要至少3人扶持我从3楼的组屋走下来,还要忍着痛钻入车内,到了医院,还要重複这个痛苦的过程。"从罗耀鸿在摄记拍照时,不小心踫触到他放脚的椅子,他都露出痛色,还一再叮咛摄记不要碰撞到椅子,可以想像罗耀鸿对碰触的恐慌。盼医生挺身治顽疾马华甲洞先锋队队长陈国勇促请国内外曾治疗过类似罗耀鸿病症的医生挺身而出,为罗耀鸿治好这个顽疾,让他摆脱痛苦,恢复正常的生活。“我相信我国有这方面的专科医生或权威医生可以治好罗耀鸿,只是我们不知道这些医生在哪里。但我希望通过媒体寻找真正治疗过这类病症的医生,以协助罗耀鸿摆脱痛苦。"他希望医生或有这方面联络的人士,可以联络马甲洞先锋服务队队员李杰文,电话03-62752050、016-2052328。他说,热心人士若要捐助罗耀鸿,赞助他医药费或生活费,也无任欢迎。罗家目前是由妻子苏丽珍(46岁)在附近的车衣厂工作,每月赚取千余令吉维持家计。他们育有两名年龄分别为11及14岁的孩子。在过去一年多,罗耀鸿已花费5000令吉的医药费。‧2012.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