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L生活妝 >工地「八嘎囧」世代 >

工地「八嘎囧」世代

作者: 分类: L生活妝 发布于:2020-07-08 浏览(523)


工地「八嘎囧」世代

最近网路兴起一种对「八家将」的奇特嘲讽,时不时就会有一堆奇怪的文章出现嘲笑「八嘎囧」。

其实就我的观察,在工地的八嘎囧和这些网路上说的完全不一样。怎幺说呢?工地的八嘎囧是来打工的。也可能因为我一直待在工地现场,遇到的这些八嘎囧和远远地看不大相同。

我对八嘎囧的定义是:会去宫庙参加活动,跳阵头或是参与阵头活动。

先说年轻工地八嘎囧的几个特色:会集体行动,有漂亮机车,随便吃,常落跑,说话要用「亏」的。

首先是集体行动。会来工地打工的年轻八嘎囧,通常做的是一些「集体」的工作。他们不会单独一个人在工地现场,大多数是三三两两结伴一起,做的是可以边做边有个伴的工作。例如在大拆屋工地,三、四个八嘎囧敲敲打打,或是搬砖、搬垃圾重物等,这种工作很随他们自由发挥,他们也乐得和同伴一起拆屋、搬运。或者是土方出土时的洗车工作,两个人拿着高压水管往货车轮胎和道路洗呀洗呀。总之,年轻的八嘎囧一般来说都是一个带着一个来,工资不大高,但因为通常是整天,薪水也会有个千余元。不管做什幺,都会用手机或是什幺小喇叭放乐团「玖壹壹」。日子也就这样和同伴过了。我身边很多八嘎囧都是在工地忙着忙着,然后假日再去宫庙玩。

再来是机车漂亮。年轻的八嘎囧来工地现场几次后,通常对衣服就不大要求了,很可能穿着OO宫XX庙的宽鬆T,或者是旧衣服,下班有事的会在机车里面放「真正下班要穿的衣服」,下班后水沖一沖换上衣服就跑。但无论如何,他们的车子都很乾净漂亮。每一台看起来都精心照顾,就是那种每天下班必定洗车上蜡的样子。另外一点是他们通常不会直接买旗舰机车,例如YAMAHA好了,他们对「劲战」嗤之以鼻。同样存或花十万,他们会用七万买「CUXI」或是「RS ZERO」、「BWS」,然后花两万去改车,一万贴名字贴纸和加一些紫色、绿色、金色配件,有的还会把女朋友的名字印上去。宁可这样,或者是买二手的来改,也不要直接花十万去买「劲战」。很多年轻八嘎囧上工时用拍机车和背景打卡,下工时面对夕阳再打卡。机车的油门线上面还会绑着跟宫庙求来的平安符。

然后是不在乎食物。这是观察年轻人和老人的关键点。年轻八嘎囧来工地现场通常有得吃就好,不大挑食,排骨、鸡腿、焢肉,边挑边抱怨吃腻了。有菸抽、有饮料喝, 对他们来说比便当重要。但菸酒这种事情就看工作和人了。有的死也要喝、死也要抽,有的意思意思一下。很有意思的是,不管是做啥的,他们都很喜欢集体订饮料或是鸡排,饮料都喝无糖绿茶或是青茶,如果有啤酒更欢喜,让我们这些管工地的后来都懒了。如果工地旁边有香肠摊什幺的,他们也常会跷头跑去买,然后围着摊头剥大蒜。

「落跑」其实发生在所有工地现场重度劳动者的身上。但是由于八嘎囧通常是年轻人,下了班还有体力到处把妹唱歌、骑车吃烧烤,结果有时候玩到睡死了真的起不来,有一些则是因为心情不好就不来。不过和其他年轻学徒比较不同的是,通常八嘎囧还会在工地为了细故而吵架,然后人就跑了。发生这种事情我得去关心一下,免得他们会带人回来吵架呛声。有时候则是跑了过几天后,自己没事回来。也有的时候是女朋友来工地陪着工作或等着下班,这种情况,我们会要包商头放他休息。

「亏」,其实是一种说话方式,不管年轻的、老的都适用。比如说发现错误要他们改正,一般来说都先用亏的来处理。不要直接硬碰硬地要求,那很可能会造成摩擦。例如要他们资源回收,直接开骂是笨蛋行为。你改成说这些做垃圾分类,可以让旁边的低收入户晚上拿去卖钱,他们就会乖乖地把宝特瓶压好压扁。有的动了慈心,还会动手去帮忙整理。或者是他们做错了位置要改,这时候要说:「都是师傅了,还考我有没有来监工哟!」他们就会笑骂说:「三八啊!」马上改。如果一开口就说他们做错,很可能晚点就会找你呛声。

年轻八嘎囧还有一个特色:他们通常不会主动告诉你庙会要出阵头去,只会说要请假找朋友。老一点的八嘎囧不同,会很认真地告诉你哪间庙的哪个主神生日。

说说老八嘎囧。在工地的老八嘎囧分两种:一种是老婆在身边一起做的,和老婆不在身边的。

老婆在身边的通常会有自己专注的技术,也已经出师或是半出师状态。工地有老婆一起工作的,通常稳定度很高,不大需要担心会出什幺乱子。这种的一般会包下部分工作,例如瓷砖、泥作、水电、油漆或是木工,通常以家庭为单位。这些师傅们一家人来,心也就稳下来了,更少时间用来炫耀,更多时间用来和家人朋友互相分享食物、工作等情报。因为有老婆,又有工具,所以都会开小货车或是厢型车。由于下班的时候通常会塞车,所以老婆常在下午去买水煎包、猪血糕、烤肉串、麵线、炸鸡等充当点心。处得好的时候,整群人会在工地吃起来,极为海派。普渡时,这种的包商会跑来帮忙一起烧金纸,然后拿在自己的宫庙求来的什幺东西一起下去烧,帮忙祈福。到一定年龄时,同时会去工地现场又会在宫庙出现的,很可能是宫庙的换帖兄弟、炉主等等。未必会真的去跳或是带团,但出口就是:「我连续两年龟王啦,去年发,今年一定会更发」这类的来炫耀,然后老婆在旁边半吐槽半讚声。还有,他们都很喜欢听江蕙或是秀兰玛雅的对唱情歌。

没有老婆在身边的老八嘎囧就比较複杂。有的是驾驶类工作,那比较单纯,就是戴着宫庙帽子,宫庙出团时也是帮忙开车的那种。有的是整团八嘎囧的,这时候就特别了,这些团进团出的最常出现在挖掘地下道,或是拆除清运废土的工作中,从怪手到旁边指挥交通的,整团都是八嘎囧。这样一团的其实问题不多,只要找老大说好工作内容通常没啥事。但比较麻烦的是某些庆典时,明明在赶工,却整团的人都叫不到……

其实在我看来,宫庙没有这幺恐怖。这些所谓的八嘎囧,和在地生活非常紧密连结。他们未必知道自己在干啥。他们对于家乡和自己的宫庙有一种非常独特的认同感,对主流社会的议题没啥太大兴趣。普遍来说,胸无大志却又积极拥抱社区,不爱读书却甘愿为家庭付出,完全不求上进,却热情加入宫庙祈福遶境。

他们对于所谓「学校排名」完全没有兴趣,甚至于鄙视学历。对他们而言进大企业工作也没啥意义,脚踏实地地认为只要肯拚就好。一群人围着宫庙互相介绍工作,板模拿到就介绍泥作,水电进场就推荐木工;赔了钱,回头进宫庙找兄弟哭诉周转,赚到钱立刻点烛,还愿加码普渡。

他们每个人都花大把时间泡马子,用拙劣却又露骨的语言文字去表达爱意,然后早早结婚生子,也必然地会买车买房。闲暇时刻在宫庙门口摆桌群聚,彼此讨论工作,互相安慰吹嘘。然后随着年龄增加,技术和功夫进步后,一个一个独立出来变成真正的师傅,又变真正的包商。赚了钱,再回头谢神,谢兄弟,谢拜把的情义相挺,谢老婆不离不弃。

我其实认为,相较于那少数回家乡被报导的什幺新贵创业或是小文青回家开咖啡厅, 这些「八嘎囧世代」才是真正支撑郊区地方和文化的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