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L生活妝 >10 个关于性交易的迷思:就算有些人是自愿从事此业,但有更多 >

10 个关于性交易的迷思:就算有些人是自愿从事此业,但有更多

作者: 分类: L生活妝 发布于:2020-06-03 浏览(434)


10 个关于性交易的迷思:就算有些人是自愿从事此业,但有更多

编译/依凡斯

当澳洲反妇女贩运联盟(Coalition Against Trafficking in Women Australia, CATWA)将我们所发行的关于北欧模式(Nordic Model)的新报告加以公布时,性产业的支持者开始锁定我们的 Facebook 专页作为批评的对象。

当我继续在《对话》(The Conversation)针对北欧模式的成功发表意见时,有一小群人以及一位着名的澳洲女性主义者,花了许多时间交换北欧对卖淫政策所持的偏差态度,并出言轻蔑任何笨到认为一个交易女人身体的兴旺产业根本不是必然现象的人。

任何曾撰写或发表对性产业的公开批判者,都很熟悉这些谬误与捏造。这些通常缺乏参考资料以及相关证据的声称,在特定领域是如此频繁地被重覆,乃至几乎成了真理。如果你经常说着一件事情,它就会成为真实,对吧?

为了能够针对这些可以预期的批评提供超过 140 字元的回应,以下的列表便回应了我曾碰过的最常见的迷思。

一、我是个性工作者,我选择性工作并乐在其中

这是最广为流传的反驳之一,并且被许多人用来作为某种使对方溃败的理由,彷彿任何一个人声称他们享受性工作就能使所有关于暴力、创伤后压力症候群以及卖淫制度中的贩运的证据神奇地消失不见。

近期在法国提出禁止购买性服务法案的社会主义议员奥莉维耶(Maud Olivier),强烈抨击那些「伪善」的批评:「所以只要有个娼妓表示自己很自由,就能够使其他人的奴役变得体面而可接受吗?」她质询共事的国会议员。

但「我喜欢性工作」的评价被视作一个有力的论点加以提出,因为它被认为反击了基进女性主义者及其他人据称包罗万象的主张-卖淫的体系对女人造成伤害。

这倚赖的是对基进政治、结构性压迫以及老掉牙的关于虚假意识的概念的误解。并不因为你喜欢一件事物就代表它是无害的(一如喜欢某件事物不会自动让它变成女性主义的)。基进女性主义者也批判美容技术,且表明你选择穿着高跟鞋并不会使批判变成错误的。更不代表这些女性主义者因为你穿着高跟鞋 (我曾听闻这点被许多大学的教程提出) 或从事卖淫而感到厌恶。

同样的,当任何实践基进政治的人指出自由选择是个天方夜谭,而我们所有的行动都被特定的物质条件所约束时,这不等同于表示我们都是被幼儿化的、无法为自己下决定的懒人。它的意思在于我们并非全然飘蕩于一个文化的真空中使得任何决定能完全不被结构性的问题如经济的不平等、种族歧视与性别歧视影响。

二、只有性工作者有资格对卖淫制度发表评论

这个迷思经常被用以与前者相串联。这里有我曾见过的最佳/最糟的例子。

儘管如此的交流可能是更广泛的、意图虚假地利用个人的经验来压倒研究并反驳更普遍的社会趋势的问题的一部份(性别歧视不存在,因为我没碰过!),在卖淫制度的背景下,还有更多这种互动。反覆声称只有现正从事的性工作者有资格去讨论性产业,是 意图使倖存者噤声并佯装卖淫制度的影响只适用于那些目前在产业中的人 。

的确有许多女性主义对卖淫制度的反对是聚焦于卖性妇女所受的伤害,正该如此,这些伤害是严重而特有的。但,正如北欧模式的倡议者指出,卖淫系统的存在也是性别平等的障碍。

只要女人(没错,也有卖淫的男人,但麻烦请诚实并承认在此使用「人们」只会抹煞了在卖淫制度中的绝大多数是女人的事实)可被如商品般买卖以提供性,这就是所有女人的议题。瑞典人公认这点,当他们在 1999 年提出最初的买春禁令时,而法国的女权部长此时正忙于再次解释它。

三、所有的性工作者都反对北欧模式

首先,指出相对于每个反对北欧模式的妓权组织,都有个倖存者的组织在倡议它是很重要的。

每个具有任何性产业经验的女人都痛恨北欧模式的观念被世界各地的若干妓权组织战术性地声称,而这相当程度倚赖第二点迷思。这种声称多半在后面加注着一个俄斯特根(Petra Ostergren)的部落格连结,用以证实(要我们遵循)所有的卖性妇女都厌恶北欧模式并偏好合法化。

很明显的在性产业中有些对北欧模式非常直言不讳的反对者拥有重要的平台。但很难说这些组织代表着全世界的卖性妇女,或是那奇怪的部落格贴文(缺乏参照或其他证据)证明了北欧模式是个失败。

四、北欧模式否认了性工作者的能动性

对于北欧模式,那些批评者似乎很难领悟的其中一件事,是它其实 关于约束嫖客,而不是约束那些卖性的人 。这就是为何它将卖性者除罪化。此模式并未忽视「选择」卖淫的可能性, 而是确立在卖淫体系中购买女人是政府必须积极制止的 。

这真的很简单。 北欧模式认知到对卖淫制度及贩运的需求愈少=卖淫及贩运愈少 ,所以减少许多女人暴露于这种特定形态的虐待之中,并创造一个更好的机会达成性别平等。

如果你认为政府应该鼓励卖淫产业的滋长,并将它视为一种对女人的有收益的职业,那幺你必然不同意,但这不表示此模式否认了任何人的能动性。

五、北欧模式合併了卖淫制度与贩运

许多北欧模式的反对者採用了联合国预防、禁止和惩治贩运人口特别是妇女与儿童议定书(United Nations Protocol to Prevent, Suppress and Punish Trafficking in Persons Especially Women and Children,见文章 3a)所提出的对贩运的理解。相对于广泛流传于许多主流媒体的「人们在枪口威胁下于国际边境间移动」的版本,这是对贩运更细微的了解。也许这是混淆所在。

但即使在援引这种更实际的、有联合国支持的对贩运及胁迫手法的理解,北欧模式并未假定所有卖淫的女人必然遭到贩运。

北欧模式确实认知的是在卖淫与性贩运的市场之间存在连结,特别是对性服务的需求加剧了性贩运。因此,如果你期望减少性贩运,那幺你必须缩小卖淫的市场。

这项逻辑更进一步地得到最近由英、德经济学家领导的,关于 150 个国家的研究支持,该研究显示了「卖淫制度合法化的尺度效应导致卖淫市场的扩张,增加了人口贩运 。」

六、北欧模式并未奏效/使得卖淫「地下化」

北欧模式并未减少对卖淫的需求是个经常无证据地被重覆的争辩,但偶尔它声称瑞典政府对自身立法的检讨显示了该模式的失败。如法律学者华特曼(Max Waltman)表明的,完全没有这样的事。瑞典政府为官方检讨所委任的研究显示街头卖淫减少了一半。

「哈!」批评者说,「这研究採用了有瑕疵的方法,卖淫只是地下化了。」或许,但这没注意到其他的资料,包括研究显示瑞典人买春的数量有所下降,据报警方拦截了来自人口贩子的通讯,内容称瑞典是个「不良的市场」。

同样值得考虑的是在此背景之下,所谓「地下」的意义。在合法与除罪化的体系,例如澳洲某些地方,「地下」被认为是指街头卖淫。因此,若卖淫活动自街道消失,它到哪里去了?批评者的主张是线上及室内,假如合法化的拥护者频繁地吹捧室内卖淫的好处,这倒满诡异的。

七、北欧模式剥夺女人的生计

这项迷思是最有趣的,因为它实际上是在承认北欧模式奏效,直接反驳了第六点迷思。 如果此模式确实剥夺女人的生计,事实上仅止于减低对卖淫的需求 。此外,完整的退场计划是此模式关键性的部份,涵盖接触多样化服务的管道,其中包括再训练与就业协助。

如 #nothingaboutuswithoutus 等主题标籤(被许多团体所使用,不仅限性产业组织)经常伴随着这种声称出现,彷彿对所有人来说,唯一令人满意的选择就是接受一个繁盛的卖淫市场,只因为有些人想要如此。

当然,劳工不只是一般人,如果你相信「性工作是工作」这台词。先不考虑卖淫是个如其他一般的工作这想法的问题,如果我们接受这个前提,那幺便无法讨论,因为任何特定产业的劳工不必忧虑于决定这项产业是否会继续下去。

以澳洲的褐媒与林业为例,这些是被政府认为在许多方面有害的部门,因此-虽然两者仍潜在地有利可图-却不再具备社会许可能够不受禁止地开发。这些产业的劳工经常为了他们的工作遭受威胁而义愤填膺,便是为何工会主张「公平过渡期」(just transitions),提供再训练与社会及就业服务的援助管道给予受影响的劳工(很耳熟吗?)。通常,这些工会已不再争辩前述的有害产业必须纯粹为了避免使劳工失业而持续进行。

如果性工作是工作,而卖淫只是一个产业,那幺它正如其他产业般对更广泛的公开讨论以及政策改变开放,包括政府将不再允许它继续运作的可能。

八、北欧模式使卖淫变得危险

先谈最重要的,卖淫就不安全。提出北欧模式使卖淫变得危险是虚伪的。这种声明同样 忽视了研究显示传统形式的合法化与除罪化实际上无意于保护卖性妇女免于极高机率的身体与性暴力以及心理创伤 。

合法化的制度培养了更大的需求,并製造了一个正扩大当中的非法产业环绕在外,因此佯装在卖淫合法化的地区,所有的女人其实都在合法的卖淫形式当中实为谬论。此外,遍及卖淫合法化、除罪化和入罪化系统,创伤的比率都是类似的。

遗憾的是,即使北欧模式也不足以完全保护仍在卖淫的女人远离许多状况-只要有卖淫制度就会有伤害-但它使情况更差的想法是欺骗性的。

「更多暴力」的声称多半涉及到 ProSentret 的一个被广泛引用的研究,其中发现挪威引进北欧模式之后,卖性妇女受到嫖客特定形式的暴力行为据报有所增加,包括拉扯头髮和啃咬。但这些描述经常漏掉的是,研究也发现女人遭受的其他形式暴力,包括殴打与强暴都剧烈下降。

至于卖性妇女无法获得足够的社会支援,这可能是一个基础的问题。假若如此,这势必需要解决。但这是执行方面的问题,而不是模式本身的缺陷。

瑞典所推出的北欧模式原始版本,是保护妇女(Kvinnofrid)改革的一部份,为各种处理针对女人的暴力的服务注入更多的政府资金与支持,特别是在卖淫。我们已再次于法国看到了这种措施(译注:法国的法案因故搁置至今),一併引进将卖性者除罪的法律,以及遏制其他形式针对女人的暴力措施。

九、北欧模式实则一种变相的道德运动

儘管北欧模式的实证方针被进步与社会主义的政府所引进,这个主张仍坚持这是某种狡诈的宗教人士或保守派企图抑制性的表达,而不是解决贩运和针对女人的暴力的有效方式。

但也许这一切都取决于你如何定义「道德运动」。如果你将女性平等运动视为「道德运动」,那幺我想它是。如果你坚决不考虑所有支持北欧模式的证据,而希望在「道德」层面争论,那幺请便。那些认为对妇女的暴力是件坏事的必然会在辩论中胜出。

十、研究卖淫制度的学者利用卖性妇女赚钱

这在用来使挑战性产业的女性主义者噤声的技巧大全中是个相当新的方式。我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指控是在这里的留言区,继而后续的电子邮件很受用地劝告我,指出我只是和强暴卖性妇女的男人一样,因为我免费利用着性工作者的经验。

因此让我非常清楚地声明:学者进行研究。对许多像我一样的人而言,这往往包括整理现有的研究并使用证据创造可辩护的理由。这是我们的工作。无论我们正研究什幺主题或领域,它是我们的工作。

从事对北欧模式的公开辩论,并援引相关研究,并不是企图为卖性妇女说话。而是试图将这项研究的成果带给更广大的受众。如果这被认为受到性产业的威胁,那幺肯定表明了北欧模式是有效的?

你可能还会想看:

女生们站出来一起反对「加藤军粉丝团」!为什幺我们要被观赏还要被嫌弃?

亲爱的女生,我们要拿回自己的身体、情慾和权利!

隐形的性别歧视:「礼让女生」其实很不公平

两个人在床上,女生一定说过的谎》坦承高潮都是假装,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