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V假生活 >Under Armour:一家做衣服的企业为什幺要关心人类健康? >

Under Armour:一家做衣服的企业为什幺要关心人类健康?

作者: 分类: V假生活 发布于:2020-06-09 浏览(821)


Under Armour:一家做衣服的企业为什幺要关心人类健康?

如果你热爱运动,或者是经常健身,你可能已经知道甚至爱上了 Under Armour。

20 年前,美国一位橄榄球明星凯文·布兰克(Kevin Plank),由于厌倦了运动完身上棉 T 恤被汗水浸湿的痛苦感觉,研製了一种能让运动员在剧烈运动中保持身体清爽和轻盈的材料原形。

它在以生产穿在橄榄球队服里面的紧身内衣起家,由于非常棒的透气和吸汗功能,足球、篮球运动员也都开始爱上它,然后这股 Under Armour 风潮蔓延到了运动爱好者和普通人身上。

就是这样一家公司,花了 20 年时间,打败阿迪达斯,成为了美国仅次于耐克的第二大运动品牌,而且深受运动员喜欢,逐渐树立起了「专业」和「酷」的品牌形象(儘管它有一个一点都不酷的中文名字:安德玛)。从 NBA 现役 MVP 史蒂芬·库里,到泳坛名将迈克尔·菲尔普斯,都是 Under Armour 的代言人。

但是,Under Armour 不想仅仅只卖衣服和鞋子了。创始人兼 CEO 凯文·布兰克来到了今年的西南偏南科技音乐节,向老对手耐克,以及一众科技公司,比如 Fitbit 和苹果,下了战书。

Under Armour:一家做衣服的企业为什幺要关心人类健康?

布兰克在谈话时,手里一直紧紧握着他的手机。在他看来,在运动服装领域,人们还在像很久很久以前一样做衣服,但是它恰恰最需要创新。

「当我的竞争对手说创新就是把一个小东西放在鞋上时(指 Nike+),我都要翻白眼了。我觉得他们很懒。我们才是那些颠覆这个领域的人。 」布兰克说。

Under Armour 现在已经联合 HTC 推出了好几款智能设备。他们有一个 Health Box 健身套件,其中包括一个智能手环、一个心脏监测手环和一个智能体重计,分别可以追蹤运动情况、睡眠质量和体脂等数据,零售价格 400 美元。配套的智能手机应用可以收集和整理来自三个设备的所有数据,然后给出用户的整体健康概况。

Under Armour:一家做衣服的企业为什幺要关心人类健康?

Under Armour 绝对不是第一家跨界智能设备的公司,这些设备在市面上也有一大堆类似的产品。如果你还记得耐克 +、耐克 Fuel Band,你甚至会觉得 Under Armour 做的事情一点不新鲜。

当主持人在台上说起,以前耐克也在西南偏南科技音乐节上发布了 Nike Fuel Band 时,凯文·布兰克说气势汹汹地反问说:「那你看看他们现在怎幺样了?!」(耐克放弃了这款产品)

显然,比起竞争对手耐克的退缩,Under Armour 显得有勇气、也有远见的多。

现在,Under Armour 的用户已经上传锻鍊数据 20 亿次、食物数据 80 亿次。这些数据不仅可以用来研究特定年龄和健康状态的人们可以跑多远,更多的是用来研究人们怎幺运动效果更好、或者反过来怎幺运动会造成危险,以及,人们的健康状况。

「你可以用 Apple Watch,但是你睡觉时无法了解你的睡眠质量,因为它需要充电;你也可以用 Fitbit 之类的智能硬体,但是不同数据没法统一。我觉得我们现在打造了追蹤健康数据最好的矩阵。」布兰克想要把用户的所有数据放在一起,而不是像其他智能产品一样各自为阵,「我们现在收集的数据很棒,各种类型都有,我们甚至可以告诉你现在澳大利亚的步行趋势。」

Under Armour:一家做衣服的企业为什幺要关心人类健康?

布兰克说,Under Armour 现在有了 1.64 亿的社区成员,旗下的应用每天有 13 万下载量。为了做到今天这样,Under Armour 已经收购了 3 家科技创业公司,其中包括在 2013 年以 1.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奥斯汀一家叫做 MapMyFitness 的公司,让它的 CEO 担任 Under Armour 的首席数字官,并搭建起一个叫做 Connected Fitness 的部门。三年时间里,Under Armour 的程序员从不到 20 名增长到了超过 500 名,其中包括 350 名专门进行应用开发。

从卖运动衣到卖智能设备,这是一个大的跳跃。但是在布兰克看来,这不是策略的问题,而是公司的文化问题。「相对于文化来说,策略不值一提。对我们来说,从以前的紧身训练衣,到现在的电子设备,这是我们文化的进化。我们希望可以持续让人们发出 Wow 的声音。」

儘管对于很多人来说,Under Armour 像是一夜之间红透了美国,但是布兰克很讨厌别人说他们是一夜成功。「我们已经努力了 20 年了,但是人们都只记得我们这几年做的事情。」

这位如今的亿万富翁,是在自己祖母家的地下室开创了这家公司,把所有的钱都投了进去,最惨的时候一贫如洗,甚至连 2 美元的过桥费都付不起。当收费站的员工问他,「你怎幺可能连 2 美元都没有?」的时候,他坐在车里痛哭出来。

而现在,布兰克对 Under Armour 的未来充满了信心,Under Armour 现在有 5800 名员工,收入达到了 39 亿美元。他说,在过去 3 年,耐克的收入从 Under Armour 的 12 倍、8 倍、缩小到了 6 倍。他坚信,Under Armour 的收入会在三年后再翻一倍,到 80 亿美元。

在他看来,「Under Armour 队员」(是的,他就是这幺称呼他的员工的)永远不能忘记的事情是,他们是一家「Performance Company」,需要带给人们的是这样一种东西:人们都没有意识到自己需要,但是一旦他们拿到了、就会觉得离不开。

未来 10 年内,最吸引他的就是运动和健康的关係,而数据就会是连接两者的纽带。「医生们为什幺要问你感觉怎幺样?他们应该都有数据的。我们甚至搞不清楚我们一年有多少天在生病,这太糟糕了。我们要改变这个情况。」布兰克说。

「Google 和亚马逊肯定是那种会赢下去的公司,你认为这是巧合吗?他们甚至可以用数据来了解你什幺时候需要一管新牙膏。做的好的公司,是那些懂得数学的公司。因为人本来就要有最好的信息来做决定。」布兰克说。「我们相信,数据是新的『石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