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V假生活 >林怀民退休前精选 好奇主宰编舞人生 >

林怀民退休前精选 好奇主宰编舞人生

作者: 分类: V假生活 发布于:2020-07-17 浏览(379)


林怀民退休前精选 好奇主宰编舞人生 《水月》——林怀民从佛家偈语「镜花水月毕竟总成空」汲取灵感,创作舞蹈《水月》。(刘振祥摄)林怀民退休前精选 好奇主宰编舞人生 《风.影》——林怀民与蔡国强的合作,使云门舞台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科技感」与舞蹈风格。(刘振祥摄)林怀民退休前精选 好奇主宰编舞人生 林怀民(Olivier Hoffschir摄)林怀民退休前精选 好奇主宰编舞人生 林怀民退休前精选 好奇主宰编舞人生 林怀民退休前精选 好奇主宰编舞人生

编舞家林怀民说如果去便利店走一趟,自己都会开心得不得了,去诚品买几本书也会很高兴,这些简单的生活片段在他看来太难达到,他的世界被云门舞集佔满了。从一九七三年创立舞团至今,林怀民带云门走出台湾,成为世界级的舞团。林怀民宣布二○一九年底退休,同年的香港艺术节,云门舞集将演出《林怀民舞作精选》,与香港观众一起回顾舞团四十多年的精华。

儘管小时候已对跳舞产生兴趣,青年时代的林怀民却选择了文学路,直到留学美国就读爱荷华大学英文系小说创作班时,才开始有系统地学习跳舞。他忆起:「开始学跳舞约一个月,我编了一个舞蹈给老师看,老师让我不要念小说了,到纽约去跳舞吧。」林怀民最终没有去纽约,他决定完成学业。「我不觉得自己可以变成一个跳舞的,我那时已经二十三岁了。」

坚持做免费大型户外公演

上世纪六十年代,社会民主运动蓬勃的西方世界给林怀民很大冲击:「在美国,我看到无限宽广的自由,我是从戒严下的台湾走出去的年轻人,很受刺激和感染。」与林怀民住在一个apartment的同学,大学三年级时去了第三世界国家服务;中国大陆「赤脚医生」服务偏远地区的故事也让他感动。一九七三年,林怀民在没有任何专业经验的情况下成立了云门舞集,自此,台湾有了职业舞团。云门舞集的初衷,是深入民间,为普罗大众演出,「我不是为了要编舞,才成立舞团,我是想让跳舞的人有舞可以跳,基层的普罗民众有舞可以看」。现在云门舞集每年坚持做免费大型户外公演,这是舞团没有改变的初心。林怀民谈到一件事:「最近的户外公演之后,有一位太太想买我们十一月的演出票,她说她是在路边卖玉兰花的,想了很久决定要买一千二百新台币的票,是蛮贵的一种票。」基层民众的支持让林怀民很感动,同时压力很大,「我们一定要跳得非常好,不能让他们失望」。云门舞集在乡下演出时,有乡亲问是不是乡下演一套,歌剧院演一套。林怀民保证无论是在纽约、巴黎,还是在台湾乡下,水平都是一样的。

资助年轻人「贫穷旅行」

林怀民支持喜爱艺术的台湾年轻人,「我自己走过的路,希望年轻人不必那幺辛苦」。他将自己台湾行政院文化奖的奖金拿出,筹办「流浪者计划」,资助年轻人到亚洲各地贫穷旅行,「是去打开视野,解决困难,这是一个成长的过程」。现时的艺术资助往往是给很少资金,但一定要有成品,云门舞集的「创计划」与之不同,林怀民称:「年轻的编舞家、导演,可以使用云门的空间来排练他们的作品,但不必一定有作品,我们希望年轻人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打好基础。」

去年,林怀民退休的消息一出,便引发艺文界的讨论。二○○八年云门舞集旧排练场地付之一炬,民间捐款六亿多新台币让舞团在淡水有了「新家」,放下心的林怀民开始考虑退休。「全世界很多现代舞团的创办人或者品牌编舞家退休或去世之后,舞团就变得乱七八糟,现代舞团的维繫是很艰辛的,我希望云门不要变成这样。假如我多做几年,会多几个作品、多几场国际巡演、多几个奖项,但这些都不会帮助舞团永续。」现在林怀民与整个团队在做他退休前的过渡準备,他称现在没有时间想退休之后要干什幺,但也有期待,「也许是旅行、也许是读书、也许是追剧。在家裏扫扫地、洗洗碗,这些事情,我非常嚮往。有时想想,也会有一点慌张,不知接下来该怎幺过,以前眼睛一睁开就要到云门,回家还要处理事情」。

林怀民用编舞来形容「退休生活」:「为什幺编这个舞蹈,我的舞没有剧本,从一个概念出发,编舞的理由是因为我不知道它要变成什幺,非常大的好奇使我继续创作。有的时候我把一切想得太清楚了,我就会宣布不做了,重新再来。对于退休生活,我的好奇心很大。」

■《林怀民舞作精选》时间:2019年2月21至24日地点:香港文化中心大剧院票价:$300至$800

查询

文:彭月编辑:陈淑安

电邮:cul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