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V假生活 >大学时代的读书方法不管用了,为什幺? >

大学时代的读书方法不管用了,为什幺?

作者: 分类: V假生活 发布于:2020-06-29 浏览(801)


大学时代的读书方法不管用了,为什幺?

第一次阅读期刊论文的人,往往会发现它们长得像天书,全部都是看不懂的术语,每一段都很难懂,甚至完全不知所云。和过去阅读大学部教科书的经验差异太大,很多成绩优异的学生甚至会怀疑:到底是作者写作能力太差,还是自己的理解能力真的有问题。

我曾指导过一个研究生,高中是名校数理资优班,大学是清大前三名,积极又好学。我给他一篇论文,请他两週后向我报告心得。两週后他来了,说还没读完;又过了两週,还是没读完,请我再给他两週时间。就这样子过了两个月,我忍不住问他到底发生了什幺事。

原来,他拿到论文后就废寝忘食地读起来,反覆读了七、 八次,有八、 九成的内容始终看不懂。他把论文后面的十几篇参考文献印回来读,照样是每篇都只懂一、两成,而原来那一篇论文还是有八、 九成读不懂。他又把那十几篇论文后面的参考文献给印了一堆回来读,每一篇都至少有七、 八成读不懂,有些甚至完全不知所云。他越读越心慌,好像陷入流沙坑一样,读的论文越多越感到无助,根本不知道要如何脱困。这样的败绩他从不曾遭遇过,甚至让他怀疑起自己到底适不适合念研究所。

其实,他的理解能力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他读论文的方式──论文跟课本截然不同,没有人可以用大学部读课本的方式去读懂任何期刊论文!

大学部的课本和期刊论文的写作风格南辕北辙,内容的难度与组织方式差异悬殊,原本就不应该用大学时代读教科书的方式去读论文。

课本是针对初学者写的,出版社为了销售,花很多心思力求让它易读、易懂,因而它的特点包括:⑴作者和编辑都熟知读者的先备知识,以前没学过的术语都会在第一次出现时加以定义,并清楚解说。⑵书本的材料被极端有秩序地组织过,由浅入深,铺陈过程力求清晰、流畅、易读,而不会在推理或论述时有太大的跳跃。

如此精心组织过(well organized)的课本,内容由浅入深且由简入繁,为的是让读者可以逐行逐页地理解。此外,为达前述目的,课本里的知识是自足的(self-contained),以前没学过的术语、观念和定理,都会在第一次出现时被清楚地定义与解说,读者不需要再去找额外的补充资料来协助阅读。

然而论文是写给圈内专家读的,使用许多大学生和硕、博士生没学过的术语、观念和定理。而且,不论是学术期刊或学术会议,理工学院和其他计量学科的论文都有页数的限制,短篇论文(short papers)通常不超过三页,正式论文(regular papers)通常不超过六页。为了要将複杂的研究成果挤进这幺短的篇幅里,作者下笔时会言简意赅,推导公式和定理时常会大幅度跳跃,只粗略地勾勒轮廓,大量的公式推导过程留给读者自己去推敲。

因此,如果不是早已熟知该研究题目的专家,同系的教授都还可能看不懂隔壁同事写的论文;研究所新生如果想要读懂这些论文,当然是更加困难了。

所以,你不能再用大学时代读课本的方式去读期刊论文,而必须先学会阅读期刊论文的方法和次序:⑴拿到一篇论文之后,先粗略浏览一遍,研判自己所欠缺的背景知识,以及它们所属学术分支,以便找出载有这些背景知识的各种文献。⑵从这些文献中挑出与该论文密切相关的章节、页次、段落来读,跳过不相关的部分,不需要逐行逐页去读不相干的部分。⑶将这些材料由浅而深安排出阅读次序,以便用最省力、省时的方式掌握这些背景知识。⑷背景知识补齐之后,再回过头来读你需要读懂的那一篇期刊论文。

也就是说,为了获得必要的背景知识,你要阅读不同作者所写的论文和书籍;这些文献有些并不属于原本那篇论文的参考文献,你要自己想办法把它们找出来。其次,这些文献原本的写作目的歧异甚大,针对各种不同背景的读者和应用领域,不见得所有内容都跟你要读懂的论文有关,你必须研判哪些段落需要读,哪些段落不需要读。最后,你必须自己想办法去组织这些需要读的段落、页次、章节,以便安排出最适合自己(最省力)的阅读次序。

阅读课本和阅读期刊论文根本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能力:大学时代像是在餐厅吃套餐,别人会替你煮好,逐道菜依序端上来,你只要逐行逐句读下去;读论文则像是自己下厨,从食材的採购到烹饪与上桌,全都得要自己打理。

这两种阅读模式之间涉及阅读能力的大跳跃,但是你若学会阅读期刊论文的能力,从此将有能力阅读本科系的各种文献──不论它们是有良好组织的书本,或是还没被组织过的论文。也就是说,从此以后你不再需要老师的引导,就可以自己读懂专业领域内的所有文献,问题只在于要花多少时间而已。一位着名的教育家曾说:「自修能力的养成,就是教育的终点。」而培养出阅读期刊论文的能力,可以说是教育的终极目的。

问题是,你要如何培养出这种能力?

阅读期刊论文的第一个难题是:当你连一篇期刊论文都读不懂时,怎会知道自己缺的是哪些背景知识,以及去哪里找?

要突破这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难题,关键在于:不要企图一次就读懂一篇论文,而是要分成好几次去逐渐读懂它──就像电影常用的「放大」(zoom-in)镜头,刚开始只从远处看粗略的轮廓,然后镜头逐渐拉近,逐渐由粗而细地看清细节。

读论文也是一样,第一次读的时候,只想办法懂最粗浅、易懂的部分(凭藉既有背景知识就能懂的那部分),藉此判断你所需要的其他背景知识,并且找来读;接着用刚吸收的背景知识重读第二次,自然会懂得比第一次多,也更清楚可以在哪里找到需要吸收的其他背景知识。如此逐次提升自己的背景知识与读懂的成数,就像水涨船高一样,逐渐累积出读懂该论文所需要的背景知识。

更具体地说,第一次读论文时只需要聚焦在三个最容易回答的问题:⑴这篇论文想解决什幺问题,最适合用来描述这问题的术语是什幺?⑵它使用的方法叫什幺(学术界如何称呼它)?⑶前述的问题和方法属于哪一个学术领域?回答这三个问题所需要的关键资讯,通常会反覆出现在论文题目、摘要(abstract)和引言(introduction)里,因此第一次读的时候通常不需要去读难懂的论文主体(main body)。当你掌握到上述三个问题的关键词后,就可以用它们去查索英文版维基百科,用Google找出学术界较易懂的入门文章或科普文章,以便先增加自己的科普级背景知识。

接着,把论文拿出来读第二次,仍旧是自自然然逐字读下去,不强求读懂几成,不懂的文句或段落就任随它不懂,继续往下读而毋须介意。结果,因为你已经有较多的背景知识,因而可以更清楚掌握这篇论文相关的学术脉络,以及一组最适合用来描述这篇论文的关键词。你就用这些关键词去进行搜寻,找出比科普级更深一层的入门级专业文件(网页、专文或较易懂的教科书)。想办法把这些文件读完,以便获得入门级的专业知识。

然后,你拿出论文来读第三次,一样是认真而不强求读懂几成。这一次,你可能可以读懂一、两成。这时候你应该有能力利用这一、两成知识,搜寻出几本跟这论文的方法、问题较相近的书或硕、博士论文,从前面的目录(contents)和书末的索引(index, glossary),找出书中与这篇论文较密切相关的章节、页次或段落,自自在在地读过一次,藉此增加自己较深入的专业知识。

接着,你再将那篇期刊论文拿来读第四次。这次你很可能可以轻鬆读懂论文的三、 四成,并且模糊地知道另外两、三成的梗概。这时候,如果你把这篇论文背后的参考文献都找出来,大略浏览一遍,很可能会发现,这些文献中有些段落应该可以协助你进一步理解原来的期刊论文。此外,你可能会发现,前面搜寻出来的书籍与硕、博士论文中,有些章节值得仔细重读。将这些现阶段你可能读得懂的材料,排出适合你的阅读次序,由易而难地认真读过一次,以便尽可能补足阅读原本那篇期刊论文所需要的专业背景知识。

最后,你再把原本的那篇论文拿来读第五次,这次你很可能可以读懂八成(剩下两成似懂非懂),而且应该已经有能力相当精準地研判自己读不懂的部分,是因为欠缺哪方面的知识。然后,你上网找出对你有用的论文、报告、课本或专书,只挑你需要的章节、页次、段落出来读,再加上自己的分析、理解与推理能力,以便把论文最后(最难懂)的部分给读懂或想通。

这样子,一篇论文可能前后读了四、 五次,每次读完之后,都靠延伸阅读累积出比上一次更多的背景知识,因而可以每次都多读懂几成。这种阅读方式很像爬螺旋形的楼梯,表面上一再转回原处(重複地从头读起),实际上每次转回来时高度都提升了一点,所以我称它为「螺旋式阅读法」。

此外,整个阅读过程丝毫不强求,顺着自己的背景知识和理解能力而渐次发展,从最表层,最易懂的部分懂起,越读越深入,直到读懂全文(就像是在剥洋葱,由外而内,一层一层深入论文的核心),所以我又叫它「自然式阅读法」。

如果不懂这种循次渐进的阅读法,拿到论文就逐行逐页硬啃下去,将会连一些不相干的段落、页次也盲目地一起啃,以致浪费时间而事倍功半。这种阅读方式犹如在「攻坚」、「爬峭壁」,甚至暴虎冯河、缘木求鱼,当然就不足取法了。

为了要增进读者对前两节的理解,这一节用实际的案例说明前述两节所提要领的具体应用。虽然这个案例取自物理学界,不过不用害怕陌生的术语,下文会让不具理工背景的人也很快掌握主要内容。

读懂一篇期刊论文,可以有很多种方式,你要挑最省力的那种,不要以「攻坚」或爬峭壁的方式跟自己过不去。譬如说,一位研究超导体的物理系教授,给学生一篇二○○八年发表的期刊论文,请他读完后再回来讨论。这学生回去反覆看了好几次,总觉得这篇期刊论文像天书,完全读不懂。这时,他应该换一个比较省时、省力的方式来了解这篇论文。

如果这个学生用 Google 去搜寻论文的第一作者珍妮丝.塞克玛(Janice W. Guikema,以下简称「塞克玛」),将会发现她在二○○四年取得博士学位,然后将厚达一九八页的博士论文摘要出最精彩的内容,写成十一页的论文,和指导教授联名发表在顶尖期刊《物理评论B》(Physical Review B)。

同样的研究成果,写成一九八页的博士论文,当然远比十一页的期刊论文容易阅读;这不只是因为页数较多而有较多说明的空间,更因为行文的风格差异悬殊──学位论文几乎没有页数的限制,而学生又通常会认真地尽可能写得流畅、易读,以免口试委员阅读时太仓促而误解,或者因为读起来不顺畅而印象不好。

可惜的是,并非每一本国外的博士论文都可以从网路下载,也不是每一本博士论文都浅显到可以让硕士生读懂。这时候,只好採用上一节所陈述的迂迴程序。

以塞克玛的期刊论文为例,你只要读过篇名、摘要与引言,就可以粗略知道它的研究主题跟超导体(superconductivity)有关,实验时使用的方法叫「扫描霍尔显微术」(scanning Hall probe microscopy),实验的对象是一种铜氧化物YBCO(钇─钡─铜─氧)的结晶,主要发现是这种材料的表面磁场分布特徵跟过去的理论预测不同,作者并据此提出新的理论模型,以便解释新发现的现象。

一个对超导体现象所知甚少的人,他最急需补充的是「科普」级的知识,而不是硬着头皮去反覆读同一篇期刊论文。如果他到Google搜寻「超导体铜」,就可以找到许多通俗的科普文件,从而了解YBCO这种铜氧化物是热门的高温超导材料,也粗略了解它的磁场特性。有了这些科普级的知识,再回去重读一次摘要与引言,他就可以进一步了解,要用哪些关键词来描述这一篇期刊论文的主题,以便用来搜寻入门级的专业知识。

为了进一步了解YBCO这种超导材料的磁场特性,以及跟塞克玛那篇期刊论文有关的入门级专业知识,用Google搜寻‘YBCO superconductivity magnetic flux vortices’,就可以找到许多深浅不一的文件和书籍,介绍关于这个主题的研究历程和最新发现。

这一次的搜寻使用很多关键词,目的是筛选出具有各种专业水準的文件,过滤掉闲聊的、以讹传讹的、太粗浅的科普文件等。这些专业文件所能提供的说明与引导,当然远比塞克玛那篇期刊论文的简介(只有半页)多太多了,甚至也比塞克玛那篇期刊论文后面的三十八篇参考文献,更适合硕士生的阅读能力──期刊论文都太言简意赅,使用许多只有特定专家能懂的术语,阅读的门槛太高,硬啃三十八篇的成效,不会比硬啃一篇的结果好多少。

不过,当 Google 搜寻出来的专业文献太多时,最大的困扰将是如何从中筛选出最相关的材料,并且由浅入深,安排成有系统的阅读次序。

想要从大量的网路文件和书籍中萃取出你最需要读的部分,首先必须很清楚自己需要弄懂哪些观念、方法、原理和现象。所以,你可以先把塞克玛的期刊论文再仔细读一次(这一次不能只读摘要与引言,而要读完全文),从中找出跟这篇论文密切相关的(十来个)核心观念、方法、原理和现象。然后,找出对它们解释得最清楚、易读的文献,逐一弄懂。最后再回来读原本那篇论文,你会发现它变得很容易懂。

讨论这些观念、方法、原理和现象的文件有很多种形式,难易度差距很大。专业杂誌(professional magazine)或专家写给学生的入门级文章最易读;教科书(textbook)虽然最有条理、次序,但往往篇幅太长,读起来费时;由一位知名专家当召集人,委请许多专家各写一章而编成的专书(edited book),往往易读且独立性高,比读教科书省时;其次是硕、博士论文,或篇幅较长的研究报告,不过有些也非常易读;最后才是期刊论文或学术会议论文集。
国内图书馆很少收藏国外的专业杂誌,当你想要确实搞清楚一个观念、方法、原理或现象时,不妨先从教科书、专书或已出版的博士论文着手。

一般人熟知的Google搜寻引擎不适合用来找相关的书,必须改用「Google图书」。如果你用它查索‘YBCO superconductivity magnetic flux vortices’,会找到好几本编辑得不错的专书,其中每一章以三、 五十页的篇幅讲一个主题,当然讲得远比期刊论文更仔细、清楚而易读。运气好的话,只需要读其中一个专章,就可以清楚掌握住一个待理解的观念、原理或现象;运气差一点的话,可能要从这些专书中抽出最相近的两、三个篇章,挑其中最相关的章节或页次来读,相互补足彼此所欠缺或讲得较不清楚的部分。

可惜,国内图书馆的专书收藏不太齐全。这时候,你需要仰赖硕、博士论文,或者篇幅较长的研究报告。如果你Google ‘YBCO superconductivity magnetic flux vortices thesis’,就会找到好几篇主题相近的硕、博士论文。其次,‘Google scholar’这个搜寻引擎也很适合这个任务,它会替你搜寻相关的学术期刊论文,以及篇幅较长的学术研究报告,甚至还可以包括专利。

不过,如果你研究的是社会议题或制度,政府委託的研究报告,和非营利组织的专业报告,往往也很值得读。这时候,你可以尝试用Google搜寻引擎查索关键字‘filetype:pdf’,表示你只想要PDF档的文件,并藉此过滤掉其他非正式的文件;你也可以再加一个限制条件,搜索关键字‘filetype:pdf site:.gov’,表示你只想要美国政府网站上的PDF档文件。

阅读期刊论文不应该「以论文为中心」,企图逐篇、逐段、逐行读懂;而要「以问题为中心」,根据你的阅读能力与掌握问题的能力,由粗而细地阅读与发问,并且从整批相关的论文中寻找问题的答案──期刊论文的阅读应该是一次读懂整批文件,而不是一次读懂一篇孤立的论文。

此外,阅读期刊论文的终极目的,是寻找创新与突破的策略,彙整一个研究题目与範围内所涉及的分析与批判的要领,以及从既有的文献里彙整攸关研究品质的各种要素,作为后续研究过程的指引和準据。与上述目的关係较远的论文,你只需要概略了解,而不需要鉅细靡遗全部读懂。

因此,当你确定一个研究主题之后,第一件事并不是任意找一篇(或一批)期刊论文去读懂它(们),而是要先从鸟瞰的角度,宏观了解该研究主题内各种研究子题之间的关係、既有研究的概略现况,从中找到你认为最有机会创新与突破的焦点,以便进一步针对遴定论文题目进行更深入的文献回顾,藉以发展出创新的策略,决定研究的焦点和研究的範围。之后再针对其中密切相关的「关键文献」去认真地读通、读透──只有在最后这个阶段你才需要真的把每篇关键文献都用本章的方法给读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