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V假生活 >「我觉得妳不用想太多,他是约妳喝咖啡,不是向妳告白。」 >

「我觉得妳不用想太多,他是约妳喝咖啡,不是向妳告白。」

作者: 分类: V假生活 发布于:2020-06-11 浏览(234)


「我觉得妳不用想太多,他是约妳喝咖啡,不是向妳告白。」

在欧美社会,碰到有好感的对象时多半就会开口约对方出门,但热情的约会邀请并不保证爱情的发生。

「所以,保罗是怎幺追到妳的?」

我和保罗开始交往不久之后,某天有个台湾友人这幺问我。

「追?」我一时竟然无法体会这个中文字的涵义,「呃,怎样才叫追呢?我们是在他的生日派对时,彼此都有点感觉,隔週他又写讯息给我,表示希望能再见面。这样算是追吗?」

「唔,跟我说的意思不太一样啦,」友人似乎对我的迟钝回应感到诧异,「我指的是一些特殊的表示,像是送花啦、送小礼物啦,总之一些贴心的举止让妳动心的。」

「好像还真的没有呢,」我苦思了半天,「我后来又去了一趟德国,保罗也来了几次荷兰找我。几次见面下来,都觉得对方似乎是不错的人,我们就这样顺其自然地在一起了。」

「所以你们就是约见面而已?好吧,远距离恋爱大概很难要求太多吧。」友人啜了一口茶,显然对于没有听到想像中的浪漫追求故事略微不满。

认识来自其他国家的人后,我才发现不同文化中对「追求」的概念并不相同。在我认识的台湾男性友人之间,有不少是在确定自己的心仪对象后,便开始送出一些「暗示」:有意无意地在言语上称讚或是讨好对方;利用各种藉口,想办法增加两人碰面的机会;或是透过共同好友打听对方的喜好,三不五时做些贴心的举动等等。然而,他们几乎不会直接开口邀约对方出门,理由是:「太直接的话,会把对方吓跑啊!」

我从前并未意识到这样的做法有什幺特别,这种追求的暧昧感似乎是种心照不宣的共识。但另一方面,在欧美社会往往是另一种做法,他们碰到有好感的对象时多半就会开口约对方出门。其中不同的是,追求者当然希望能和对方交往,但约会的邀请则不尽然。约会其实就是互相认识的方式之一,无论对提出或是接受邀约的一方,都是一步步确认彼此心意的必经过程,热情的约会邀请并不保证爱情的发生。

这中间的文化差异可大了。

「我班上有个男生说要约我喝咖啡耶,这是约会的意思吧?」婷怡有天问我,「可是我们根本就还不熟,这未免也太积极了,我应该不用理他吧?」

婷怡是刚来到异乡的台湾留学生,姣好的外表让她一下就受到周遭异性的注意,但对于西方男性直截了当的单独邀约,婷怡在一丝欣喜之外却又感到更大的困惑。从前在台湾时,虽然她隐约知道班上几个男生似乎悄悄地爱慕她,但几乎没有人胆敢追求系花级的女孩,以致婷怡的实际恋爱经验并不如外人想像的多。婷怡对于刚到国外就收到约会邀请,大感不习惯。

「我觉得妳不用想太多,他是约妳喝咖啡,不是向妳告白。」我试着用自己的理解来回答,「除非妳真的对他一点好感也没有,否则也不用斩钉截铁拒绝对方。照这里的文化,约自己感兴趣的对象出门是很正常的事,他也不见得就真的想要交往,之后的发展完全是看各人造化啰。」

住在台湾的美国友人大卫则发表过另一番看法,当我问及他在台湾的约会经验时,他滔滔不绝地说道:

「我觉得,台湾男生不太敢开口约女生出去,他们好像都很怕被拒绝。但不主动的话,要怎幺找到交往对象呢?」大卫苦笑着说,「也难怪在我约过几个女生之后,我就听到有人说出『外国人真的比较放蕩』或是『外国人果然比较吃得开』这种评语。我这才发现,他们对于约会的想法跟我不一样。对我来说,约女生是要进一步认识对方,如果约会时觉得没那幺契合,当然就不会约第二次;但在这里的人眼中,我就变成随便约不同女生出去、玩弄别人感情的老外了。」

于是我也意识到,在台湾的追求文化中,特别容易出现「工具人」的现象。这些追求者对于心仪的对象会随传随到,会在旁默默守候对方,等待对方电脑故障待修、等待对方需要交通工具接送、等待对方有任何生活需求的时候,却往往得不到期待的感情回报,只被对方当作呼之即来的好用工具。虽然工具人一词常会让人联想到理工科系的男性,但在现实生活中,明知机会渺茫却仍甘愿用各种方式为对方付出的大有人在,不管是什幺行业、也不限哪一性别,都有可能出现「工具人」。

阿正对于美人丽塔相当癡迷,无论丽塔要求他做任何事,他一律二话不说满口答应。而当丽塔偶尔约他出门时,阿正自然欣喜若狂,排除万难也会赴约。

身为两人的共同好友,我私下问丽塔:「所以妳对阿正有意思吗?」

「完全没有。」丽塔即刻回答,「而且我还清楚的跟他说过不可能,但是他自己说没关係,可以只做朋友就好的。所以我就当他是个体贴的好朋友,再说,我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找自己的朋友帮忙很正常吧?如果这样会对他造成困扰,他应该自己拒绝,或让我知道啊!」

不过,阿正显然并不只想当朋友而已,他心中仍期盼以忠诚服务抱得美人归。只可惜,真实人生并不是偶像剧,丽塔后来选择了另外的对象并步入婚姻,阿正从此便从共同的朋友圈消失了。当然不是说工具人就没有追求成功的例子,但多数时候,听到的还是失败的居多。

「我没用这种方式追求过女生,一开始约对方的时候就知道结果了,不是吗?」大卫听到这样的故事后,回应了他的想法:「如果对方只是犹豫要不要接受约会邀请,我会尽力向她展现我的优点,想办法说服她和我约会。但若对方明确拒绝的话,我就会再去找新的约会对象。被拒绝当然不是滋味,但不至于到受打击的程度,毕竟都没约会过,还没真正动心啊。」

倒也不是说欧美社会就没有工具人的角色,但大体上嘘寒问暖的追求方式并不是常见的选项。藉由约会一步步认识对方,某种程度上也是种防卫机制,不致因一厢情愿的付出而陷入盲目的执着。

「欸,被朋友一问,我才想到你当初都没怎幺追我,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了耶。」我故意对保罗开玩笑地说。

「追?」此时已是稳定交往关係的保罗同样反问了这个字,然后大笑起来,「妳走路这幺慢,我哪需要追上妳啊?」

简直是对牛弹琴!我只能安慰自己,这个德国宅男还懂得主动邀约,已经算是不错的表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