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V假生活 >《李中志专栏》婚姻是基本人权,不是特权 >

《李中志专栏》婚姻是基本人权,不是特权

作者: 分类: V假生活 发布于:2020-06-10 浏览(258)


《李中志专栏》婚姻是基本人权,不是特权

如果随便去问一个美国人应不应该禁止黑白通婚?除非你问到三 K 党,大概十之八九会认为这根本不成问题,因为禁止黑白通婚是不可思议的,但在上世纪 50 年代的美国,是否立法禁止黑白通婚是依各地民情传统,绝大多数的人认为,人民本来就有权以族群界定婚姻的範围,而国家出手干预人民立法保护血统,即制定所谓 anti-miscegenation laws,反而是更不可思议的做法。

《李中志专栏》婚姻是基本人权,不是特权

翻开美国的平权史,联邦最高法院早在 1954 年便已裁定学校採行种族隔离违宪,但要到 1967 年才裁定禁止黑白通婚违宪。汉娜鄂兰(Hannah Arendt)对上述 1954 年的裁定不置可否,甚至反对因此引发 1957 年阿肯色州首府小岩城(Little Rock, Arkansas)为了促成黑白同校的抗争,因为当时还有超过一半以上的州禁止黑白通婚,她认为这是本末倒置的做法。对鄂兰而言,黑白同校、公车同坐、吃馆子,甚至是投票权等条列在宪法与权利法案中大部分的政治权利,相较于结婚权都属次要的权利,力气应该先放在打倒禁止黑白通婚,那才是更大的邪恶。

汉娜鄂兰终身对极权主义的兴起保持警觉,但鄂兰不被归类为自由派的思想家,她的政治哲学是来自更古典的个人主义,对美国二战后风起云涌的民权运动多所保留,也因此遭到不少民权人士的批评。年轻的鄂兰与大学老师相恋,纳粹掌权后老师加入纳粹,鄂兰逃离德国,经历了一个与同性或犹太人性交必须处死的政权,而鄂兰是犹太人。

对鄂兰而言,婚姻是人类渴望幸福、家庭、子女的保障。这个思想出现在一篇反思小岩城事件的文章里,鄂兰将婚姻权放在高于其他政治权利的位阶,属于揭橥在美国独立宣言中的基本人权,人具有生命、自由与追求快乐(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不可分割的权利。这段话如下,成为后来同婚运动中最常被引用的经典。

“The right to marry whoever one wishes is an elementary human right compared to which ‘the right to attend an integrated school, the right to sit where one pleases on a bus, the right to go into any hotel or recreation area or place of amusement, regardless of one’s skin or color or race’ are minor indeed. Even political rights, like the right to vote, and nearly all other rights enumerated in the Constitution, are secondary to the inalienable human rights to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proclaimed in 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and to this category the right to home and marriage unquestionably belongs.” Reflection on Little Rock, 1959 — Hannah Arendt

这个看法在当时是十分激进的,南方各州儘管不愿意,但很难理直气壮反对各种权利法案,即便如小岩城对黑白同校的高调抗拒,目的也只是在拖延实施黑白同校的时间,不敢完全反对。但婚姻观念被国家强行纠正,则是种族主义者最后一道防线的溃败,认为一旦黑白恋的文化被建构与鼓励,种族主义者自认的纯正血统将消失,这比和黑人一起上课或坐公车还严重无数倍。

幸运的是,这个认为允许不同人种结婚会亡国灭种的奇怪观念早就被彻底纠正,种族的界线仍自然存在,但法律的界限消失了,黑白配的后代已成为美国总统与英国皇家成员了,有问题吗?

然而这个对污染婚姻的恐惧,如今仍存在对同性婚姻的看法上。

不只在台湾的平权史上,放在世界的舞台上,都是值得大书特书的成就。

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原文标题:婚姻是基本人权,不是特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