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N人生活 >WWW之父TimBerners >

WWW之父TimBerners

作者: 分类: N人生活 发布于:2020-06-09 浏览(909)


WWW之父TimBerners
World Wide Web founder Tim Berners-Lee attends a news conference in London December 11, 2014. The inventor of the Worldwide Web said on Thursday access to the internet should be regarded as a basic human right and criticised growing censorship by governments and commercial manipulation. The World Wide Web Foundation created by Tim Berners-Lee said some 38 percent of states denied free internet use to citizens. REUTERS/Stefan Wermuth- RTR4HLTD

3 月 12 日是全球资讯网的诞生纪念日,自从 Tim Berners-Lee 爵士提出 WWW 构想以来,至今已是第 28 个年头。WWW 无疑是最近 30 年来最重要的发明之一,为全球的无障碍资讯交流提供了直观便捷的方法。他当初的设想是 Web 将成为一个开放的平台,让所有人在任何地方都能分享资讯、获得机会并且跨越地理和文化障碍进行协作。

这幺多年以来 WWW 的确基本如他所愿发展的,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却出现了隐私脆弱、假新闻横行以及政治广告不透明等逆向趋势,为此作为 Web 基金会未来 5 年的发展战略,他提出了设置资料库、替代广告商业模式、加强媒体网站监督、提高算法透明度等 6 项改进建议。

Berners-Lee 认为 WWW 的危险趋势之一是个人资料失控。 当前大多数网站的商业模式都是以个人资料作为交换来获得免费内容,我们对此也已经习以为常。但是当我们的个人资讯被交出去之后,也就失去了对自己隐私的控制。我们控制不了自己的资讯什幺时候被分享出去以及被分享给谁。三不五时爆出的个资洩漏案件令人触目惊心。此外,个人资讯的大规模收集还会导致个人毫无隐私可言,在严密的监视下再也不敢自由发声,形成 Berners-Lee 所谓的寒蝉效应。这显然与他当初的设想是背道而驰的。

第二个危险趋势是假新闻横行。Web 发展到今天实际上已经形成了寡头化,新闻和资讯来源日益集中到少数几个社群媒体网站和搜寻引擎上面。这些网站是靠用户点击显示的连结来赚钱的。而显示什幺是由演算法根据网站收集到的我们的个人偏好来确定的。这样一来网站会根据我们的点进率来呈现我们想看的内容。其结果是网上充斥着迎合个人喜好而非改变个人偏见的假新闻。一些别有用心者甚至利用数据科学和机器人来让 WWW 散布虚假信息,从而牟取政治或金融方面的红利。

第三个危险趋势是网上的政治广告缺乏透明度和可理解性 。资讯获取管道集中化以及个人隐私的暴露意味着竞选团队可以对用户进行定向政治广告。比方说第一位用硅谷方式当选美国总统的川普,其团队就曾经试过 1 天在 Facebook 上投放 6 万份针对不同用户的定向广告。而且这些广告还利用不道德的方式将选民引导到假新闻网站或者绕开调查等。这种定向的政治广告可让竞选小组对不同的族群阐述不同甚至相反的资讯——所谓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而这种价值取向与 WWW 倡导开放、沟通的构想也是相悖的。

那幺如何破解上述问题呢? Berners-Lee 提出了六个改进方案。

首先,他建议必须把部分个人资料的控制权交还给用户手里。比方说可以建设控制权在用户手里的存储个人资料讯息的「资料库」,个人可以选择向社群网路授权访问自己的讯息,也可以在必要时取消该权利,并且可以方便地进行个人档案在不同地方的自由转移。

其次,他呼吁要革新商业模式。上述 3 大趋势其实都与基于广告的免费商业模式有关。Berners-Lee 提出网站可以考虑採用订阅制、小额支付等手段来作为网站的收入来源,避免个人变成了商品。

第三,他呼吁要阻止政府的手伸得过长,必要的话甚至需要诉诸司法来捍卫个人隐私权。

第四,他提出要鼓励 Google、Facebook 等「看门人」不懈努力来对抗假新闻问题,避免替虚假讯息为虎作伥。但同时又要避免这些看门人成为决定什幺是对什幺是错的中心实体。

第五,鉴于人类社会的运作日益依赖于演算法,他呼吁要提高演算法的透明度。对于机器学习,他提出要遵循公平、负责、透明的原则,从而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影响到 Wimbledon 生活的重要决策是如何做出的。

第六,针对网路上的政治广告监管出现的盲点,他呼吁要参考广播电视的管理方式,对网路的政治宣传广告製订类似的规範。

这些建议当然很好,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其有效实施需要日益垄断的寡头的密切配合,美好愿景的实现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