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N人生活 >工程师当总理出头天,芬兰大选变天 >

工程师当总理出头天,芬兰大选变天

作者: 分类: N人生活 发布于:2020-07-08 浏览(203)


工程师当总理出头天,芬兰大选变天

2015 年芬兰大选在 4 月 19 日揭晓,因为经济衰退因素,执政党落败,在野党出头天,而这次领导在野党胜选的席比拉(Juha Sipila)将成为下一任芬兰总理,他不但是个科技富豪,也是政治素人,更是个当过工程师,担任到高阶主管,拥有自己公司又成功获利出场的商人。工程师当总理对一些开发中的国家来说也许不稀奇,但接触过新技术又不老的工程师治国,倒是个值得关注的例子。

工程师而优则商,商而优则仕

席比拉在 1986 年的时候,取得了芬兰北部工业重镇奥卢大学(University of Oulu)的工程硕士学位,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拥有且发明很多专利的芬兰公司 Lauri Kuokkanen 任职,一开始是知识工作者,后来变成产品研发主管。席比拉后来在设计、製造与行销无线射频滤波器、无线基地台设备元件与次系统的 Solitra Oy 公司工作,席比拉在 1992 年担任这间公司的常务董事,1994 年变成公司最主要的拥有者。

那个时代是无线通讯的蓬勃发展年代,包括设备、模组、天线,无论是效率、品质都有比二战时更蓬勃发展的力道。这样的技术公司吸引了不少年轻工程师、商人们投入,而由于北欧的手机、无线基地台设备商有相当的市占率,Solitra Oy 这样的公司刚好也搭上了市场顺风车,和很多电信设备公司合作而成功,他管理得宜,并在1996年把 Solitra 卖给了美国的 ADC 通讯 ( ADC Telecommunications )公司,变成了百万富翁。

工程师当总理出头天,芬兰大选变天

工程师总理席比拉在 2015 年芬兰大选中与支持者合影

就像很多人第一次拿到很多钱的时候一样,席比拉决定自己来开公司,因此在1998年成立了投资公司 Fortel Invest Oy 。在 2002 年到 2005 年间,他担任科技公司 Elektrobit Oyj 执行长。Elektrobit 这间公司是做无线与车用电子的事业,他们提供无线与车用电子的嵌入式系统软体、硬体解决方案,也有参与国防工业的事业。

席比拉是一个从 2011 年才从政的政治素人,花了三年时间就拿到全国选举的胜利。这些从工程界、商业领域的成长历程,特别是科技通讯业、商场投资的经验值,让选民相信他有机会帮芬兰的经济找到合适的药方,去改变芬兰衰退的经济困境。

根据这一次的芬兰大选结果,原本的执政党是保守派现任总理史杜普(Alexander Stubb)领导的国家联合党(National Coalition Party),已经被从政才 3 年,现年 53 岁的中间党党魁席比拉(Juha Sipila)领导的中间党(Centre Party)取而代之,自由派与重农倾向的中间党拿下 200 席次中的 49 席,也就是最多席次,其次是右翼与疑欧派倾向的芬兰人党( Finns’ Party ),拿下  38 席。再来是国家联合党获 37  席,中间偏左倾向的社会民主党( Social Democrats )得到 34 席。

席比拉有几週的时间可以和其他国会大党商讨合作,决定怎样来组阁,这是个不容易的挑战,但相信一度身为工程师的他,加上领略商场世界的经验,有办法帮忙芬兰这个国家「拼经济」,改善与俄罗斯的贸易、改变造纸业与发展更多新科技,摆脱这几年的衰退。

扩大支出投资新科技才能救芬兰?

科技新报在 2014 年 10 月 14 日报导过「谁害了芬兰经济?苹果是罪魁祸首?」,当时的总理就是这次落败的史杜普,他那时接受 CNBC 专访时指出,Nokia 被智慧型手机的新浪潮击败,数位阅读也降低了纸张用量,影响了芬兰的造纸业。会希望未来 Nokia 在网路的新技术、生物燃料等发展能够帮助芬兰的经济。从现在来看,史杜普在选前强调的经济诉求,并没有打动人心。

另外,科技新报不久之前在 4 月 7 日的报导「北欧模範生芬兰,经济也陷入失落的十年」,芬兰已经从一个有着优异的商品贸易顺差国家,转变成结构性赤字的国家。之前的芬兰总理史杜普认为经济停滞只是因为入不敷出,所以他要做的只是紧缩财政以及推升通膨率。而市场认为前任执政者提出错误的政策,短期的财政紧缩无法解决芬兰的问题,短期的刺激政策也达不到效果,芬兰要的是结构改革,如提高劳动市场参与率并延长退休年纪,改善教育品质并投资新科技。「增加赤字支出投资改善生产力的项目,才能带领芬兰走出经济停滞的泥沼。」

台湾厂商联发科 2014 年就有说把新的研发中心设在芬兰北部工业重镇奥卢( Oulu ),主要的目的就是瞄準芬兰当地的优秀工程师人才,以及贴近欧洲市场。芬兰拥有的除了造纸、农业与无线通讯的科技产业外,人才的软实力相信是未来的关键之一。

而新任总理席比拉会怎样做呢?

他承诺要在未来 10 年创造出 20 万个新的私有工作机会,以及更能促进商业发展的政策。他表示,花费十年的专案来修正芬兰的经济,让芬兰重新获得经济竞争力才是首要的任务,平衡公共支出是其次。他也对外指出要让芬兰丰饶的森林资源再利用,发展芬兰的再生资源产业,并将投入相当于数百亿元新台币的国家资金,奖励与筹设新创公司。 接下来这四年的时间,席比拉有很多要努力的地方,就看芬兰的造化了。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