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N人生活 >川普效应:美国兴起删除Uber运动! >

川普效应:美国兴起删除Uber运动!

作者: 分类: N人生活 发布于:2020-07-07 浏览(633)


川普效应:美国兴起删除Uber运动!

上週末,川普总统签署的行政命令引起大批美国人抗议,他们游行、吶喊、举起标语、自愿去甘迺迪机场声援,可能最令人惊讶的是,有大量居住在城市的年轻人,把他们的 Uber 删了以示抗议。

事情是这样的:美国当地时间上週六 ,纽约计程车司机联合会呼吁包括 Uber 在内的所有司机在当天晚六点到七点之间停止接送往来甘迺迪机场,抗议「川普禁令」。在晚上七点半左右,就在纽约计程车司机的停运罢工结束不久,Uber 纽约市的负责人宣布关闭甘迺迪机场附近的「动态定价」功能,通常 Uber 会在重要事件发生后导致叫车难价格爆涨时,实行这项措施。

但结果却是,Uber 此举被认为是和出租司机的罢工对抗。Uber 虽然关闭了「动态定价」——也就是说甘迺迪机场附近的区域对司机来说使用 Uber 的奖励就少了——但是看起来也不那幺重要了;Uber 在 Twitter 上宣布在甘迺迪机场附近照常运作,再加上 CEO 卡拉尼克是川普商业顾问委员会成员这一点,直接导致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用户运动:删除 Uber 。

虽然目前尚未清楚究竟有多少人删除了 Uber,但是 #DeleteUber 这个标籤在社交网络上迅速流行却是不争的事实,甚至美国演艺界的一些名人也在社交网络上发布了卸载 Uber 的截图。随后,卡拉尼克发表了缓和用户情绪的公开回应,他表示川普的做法是「错误的,不公正的」,措辞颇强硬。Uber 也斥资购买了 Instagram、Twitter 和 Facebook 的广告位来推广该公司为帮助受到「川普禁令」影响的员工而专门设立的基金,这一基金的规模有 300 万美元。

关于 #DeleteUber 的运动,这次「川普禁令」事件可能只是一个导火线。实际上,这是人们对该公司多年来所积累抱怨和不满的一次集中爆发,在「川普禁令」这一被美国社会高度关注的政治议题下,迅速释放。

自从 Uber 成立并快速在全球扩张以来,每一次成功的公关传播始终伴随着或多或少的负面效果:虽然 Uber 让搭车变得方便、便宜,但是这家公司拒绝给予司机全职员工的待遇,而且不准成立工会;Uber 将从投资人那里融来的数十亿美元用于和政府监管部门打官司、对抗;Uber 的补贴手段虽然在短期内将搭车费降至比计程车更低的水平,但是长期来看并没办法持续。即便是 Uber 司机这个群体,对这家公司的做法也有怨言,尤其是那些使用多个叫车软体平台的司机,更是公开表示 Uber 的车费抽成太高。他们甚至会建议乘客去使用其他诸如 Lyft、Gett 或者 Juno 之类的搭车 App。

最令 Uber 受到伤害的可能是其竞争对手 Lyft 漂亮的公关动作,后者立刻宣布向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捐款一百万美元。伴随着 #DeleteUber 运动,Lyft 在苹果 App Store 的下载量迅速上升。

川普效应:美国兴起删除Uber运动!

上週六 Lyft 还位于 iPhone 免费 App 榜的第 39 位,周日晚已经升至第 4 位,领先 YouTube、Messenger、Facebook、Google Maps、Netflix、Spotify、Pinterest、Amazon、Twitter 和 Pandora 这些几乎属于「必装」的 App。而 Uber 已经跌至第 13 位。

考虑到 Uber 已经为受影响的司机成立了一个规模 300 万美元的基金,而 Lyft 捐赠给 ACLU 只有 100 万美元 ,是不是有点替 Uber 不平呢?但是社交网络运动可是不会只看钱多钱少的,关键是一家公司给公众留下了怎样的印象。Uber 执行长与川普政府的关係,将这家公司的形象与川普的政策也联繫到了一起。

顺便提一句,特斯拉 CEO 伊隆·马斯克也是川普总统的商业顾问,不知道川普未来政策引发的群众运动,会不会烧到特斯拉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