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N人生活 >历史就像萤光笔画过的字句,有的被凸显,有的被隐蔽 >

历史就像萤光笔画过的字句,有的被凸显,有的被隐蔽

作者: 分类: N人生活 发布于:2020-06-22 浏览(585)


历史就像萤光笔画过的字句,有的被凸显,有的被隐蔽

古代典籍看起来遥远而崇高,但也不过是当时日常的截面。更靠近一点看,经典往往也具有现代意义,有时嘴砲唬烂、有时更如网路乡民那般机锋生动。

网路流传一个说法,说方文山为周杰伦写的〈烟花易冷〉这首歌,化用了杨衒之《洛阳伽蓝记》里的故事──有一贵族将领与他恋慕之女子私定终生,然而洛阳遭逢战乱,女子被发落为尼,最终才在她出家伽蓝寺与将领重逢,世情轇葛,情路波折,真堪是物是人非事事休,纵使相逢应不识了。

这个说法就像哪里的孤儿院或安养中心缺物资之类的都市传说,实在真伪难辨。不过我虽然不以当酸民为荣,但还是忍不住要吐槽一下。若〈烟花易冷〉这首歌真的典出于杨衒之的《洛阳伽蓝记》,那幺上述至少有两项错误。

首先「伽蓝」(samghārama)是梵文,原意指众僧居所,也就是寺院之意,所以杨这本书之所以名《洛阳伽蓝记》,旨在纪录下洛阳城内着名的名剎古寺,因此不会有「伽蓝寺」这种寺名;其次是杨衒之这本书就如前述,既在纪录洛阳大小寺院,因此基本上就像是探索频道,以纪录片形式呈现,叙述何寺位于洛阳何处、幅员多广、浮图几层或建筑几何,其间压根也没有提到什幺爱情故事。

不过说起来,这典故也不是全然与原书无关。确实杨衒之在经历东西魏战乱后,再次回到洛阳,眼见周遭断垣残壁的残破景象,兴起了写作这本书的念头。他在序中提到洛阳当时的富豪──不妨想像今日胜文、郭董或小 S 老公者流──泰半笃信佛教,因此他们虚掷千金,大兴土木造佛寺、修宝塔,这会不会让乡民想起之前的慈济园区争议啊?

王侯贵臣,弃象马如脱屣;庶士豪家,捨资财若遗迹。于是招提栉比,宝塔骈罗,争写天上之姿,竞摹山中之影;金剎与灵台比高,讲殿共阿房等壮。

然而世事无常,就算建了如周文王的灵台或秦始皇阿房宫那样、媲美帝宝、乡林皇居的浮图宝塔,这些富丽堂皇的佛寺,终究还是给强制都更了。在那个与当前差不多微型与动荡的小时代,大概很难像大埔抗争一样,有社运团体和苗栗小五郎跳出来说「县长,是你」。永熙三年(西元 534 年),北魏分裂成东西魏,而皇都亦从洛阳迁往邺城,事隔十余年,杨衒之再次来到洛阳,所见的景象已残破不堪:

曁永熙多难,皇舆迁邺,诸寺僧尼,亦与时徙。至武定五年,岁在丁卯,余因行役,重览洛阳。城郭崩毁,宫室倾覆,寺观灰烬,庙塔丘墟。墙被蒿艾,巷罗荆棘,野兽穴于荒阶,山鸟巢于庭树。……京城表裏,凡有一千余寺,今日寥廓,钟声罕闻。恐后世无传,故撰斯记。

这段虽然不算非常白话,但大抵也看得出来其间的悲剧。过去所有的人造建筑如阶梯、庭院,如今都成了鸟兽的巢穴。千余伽蓝毁于一烬。或许历史也在提醒我们——无论什幺样坚固华丽的园区,终究抵挡不了天灾人祸的侵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