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N人生活 >《李佳怀专栏》武装台中之后 >

《李佳怀专栏》武装台中之后

作者: 分类: N人生活 发布于:2020-06-10 浏览(410)


《李佳怀专栏》武装台中之后

在分别举办了台中、埔里、台北、高雄四场公开放映暨映后座谈后,本计画才算完成了第一阶段而已。影片中最重要的二七部队见证者除了部队长锺逸人之外,很遗憾的是其余四位包括警备队长黄金岛、突击队长陈明忠,以及担任文宣的蔡伯壎、曾永贤等四位前辈多因年事已高不便出门参加公开活动,而缺席了放映会在观众面前现身说法。因此本片製作人陈彦斌与製片廖建超、洪碧梧等一行人,前往这几位前辈的住处用笔记型电脑放片进行特映,以交代这两年多来的最终成果,并向前辈取得了同意影片将来可以公开在网路平台上的授权。至此,本纪录片才算达成了当初製作的最基本目的-全民共赏。

(武装台中-二七部队,1947 纪录片预告)

《李佳怀专栏》武装台中之后《李佳怀专栏》武装台中之后

这些年拍摄纪录片至今,我总是在每一场映后座谈上这样来阐述「导演」这个职务在影片製作过程中所担任的角色:「导演的工作其实是集合可用的资源,选择用怎样的叙事方法将故事脉络呈现在影片上,影片完成之后导演任务就差不多结束,接下来就是观众的事了-观众看完影片后决定如何解读这个故事。」

换句话说,个人认为导演没办法针对每个人观看后产生的问题去一一解释或补充说明影片的叙事与形式,尤其是当影片放上网路平台后更加不可能做到,因此诠释议题的工作到影片完成的那一刻起就已结束。话虽如此,这四场映后座谈下来,我仍然对于现场观众提出的鼓励、肯定与建言表达由衷的感动与感谢!

《李佳怀专栏》武装台中之后《李佳怀专栏》武装台中之后《李佳怀专栏》武装台中之后

有人说纪录片是「活」的,因为纪录片议题本身不会那幺容易有真正结束的一天;随着时代的推移、史料补正等陆续出现,相同议题的纪录片观点在不同的作者论下出现南辕北辙的诠释也属常见,因此当纪录片公开放映时并非代表故事的结束或完全揭露事件的全貌,通常是在具有目的性、需要配合特定日期放映的限制下,设定时间点做一个收尾、準时交片。

例如本片主要内容在讲述二七部队在二二八事件期间所发生的事,那幺放映的日期当然会选择扣连相关历史重要时间点,而製作团队从接下任务起便得认清影片完成日有限的现实条件,这是必要的挑战,或可说是必须接受的无奈。诚如上一段叙述中提到「导演的工作在影片完成之后就已经结束」,以本片来说,因为需要配合在二二八特定日期放映的条件下结束,而放映后对于观众的回馈建言,导演听在耳里,却只能在心中回应着说:「是啊!我何尝不想这样做?」。

其实每一次放映时跟着观众同步看影片的当下,我总是会有-「这裏可以再加个甚幺、这边可以再修剪成怎样…」的缺憾感,但现实的条件并不允许啊…。这句话我想本片第一版的李彦旻导演或许心有戚戚焉;当初彦旻导演接下「二七部队」纪录片製作的重任后,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进行快速且大量的访谈、田野调查的整理与拍摄,帮「武装台中」本片奠下非常重要的基础,并且为了赶在二二八特别的七十週年放映活动前完成,承受了无比的压力,这点外人难以想像。很遗憾的是彦旻导演没有足够的档期得以再续修此片完成未竟之功,但也因为前作的放映广受好评,以及在製作期间累积大量的素材,续作才能在短时间内完成,也承接了前作的口碑在放映时得到更大的关注!特此机会说明并再次感谢彦旻导演的辛苦付出致上敬意。

《李佳怀专栏》武装台中之后

「武装台中-二七部队,1947」纪录片团队在克服了种种困难之下几乎是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尤其是说服了几位过去不愿曝光的重要人士接受录影访问,好在事后看完影片又给予本团队肯定;至此,本片製作任务才得以堪称告一段落。

未来希望能有如韩国以「光州事件」为主题的影视作品,在台湾也有资方愿意进行剧情版的「二七部队」拍摄计画,以触及更多人观看进而了解这段重要的过去。而每当影片巡迴告一段落之后总有些朋友会关心的询问下一部纪录片想拍摄的题材?